关灯
护眼
字体:

856.奇爸怪妈(52)三合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奇爸怪妈(52)

    “什么玩意?”四爷抢了林雨桐手里的手机一扔, “睡觉了!”

    “你别扔啊!”林雨桐又过去捡回来, “我正要打电话呢。”

    然后找了林博的号码打过去,一扭脸见四爷果然不敢说话,叫对方在电话里听见晚上相互彼此在对方的地盘上留宿, 这还了得?林雨桐眼里就有了揶揄的笑意, 对着电话道:“爸,之前叫您退回去的简历都退了?”

    林博将笔记本合上:“还没呢?怎么了?你那边没联系好导演之前, 这人是不能退的。”一是你要是还有要退的人省得我跑第二回, 二是有了导演,这个挑拣苛刻的黑锅当然还是叫导演背着好。能少点骂声就少点骂声。

    林雨桐秒懂他的意思, 对于坑人的建议她没有丝毫的异议。只拿着手机瞟了一眼在边上瞪眼的四爷,话却是对电话那头的林博说的:“那什么……要是没退先别退了。我看到一个剧本, 我没时间……我看还是您安排人来吧。觉得说不定还真有惊喜……”这剧情虽然不靠谱, 但架不住大家爱看。

    林博也没多问就应了, “回头你直接找孟助理,看怎么把版权谈下来。”有专门的编导部,拿回来交给他们处理就完了。之后又叮嘱林雨桐焦点休息,“……要不然气色不好。”临了又不放心的问:“是一个人在家吧?”

    “嗯!”林雨桐回答的理直气壮, “要不然呢?”

    要不然怎么着林博心里哼笑也没多问, “那就挂了。”显然还是不怎么相信的。

    这边刚把电话扔了, 那边就被四爷给扛起来扔床上,“你现在越发得了了……”

    林雨桐呵呵就笑:“你说咱们要是能回去, 你是不是得把这些这样那样过的弟弟都给砍了?”

    四爷本来正揉搓她呢, 这话一出, 手就顿住了,“要是能回去?”

    林雨桐点头,“真没想过?”

    怎么会没想过,“可就是想过有什么用呢。真能回去?就算回去了还是咱么的大清吗?”

    那八成不会是了。

    林雨桐有点后悔问起这个问题,四爷转脸却又笑了,“要是能回去,不管还是不是原来的……也都好吧。至少有很多要做的事情没做。做错的事情需要改正……”

    林雨桐就拍着他的背,依偎着他久久没说话。

    这天之后谁都没提这事,但不管是绿了芭蕉还是绿了什么,反正转天小说就被孟助理签下来了。

    文娟兴奋的直尖叫,“一定要尊重原著啊!拜托了拜托了!”

    闹的林雨桐在公司专门找了孟助理,“编剧改编的时候,尊重原著,别把他们的意志强加进去。ip改编是个讨巧却未必讨好的事。拍的好是人家的故事好,原本就是应该的。拍不好可就毁了,得被原著迷给骂死。”

    可不是还有那么一句话吗?一千个人心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小说的主人公在每个人心里都是不一样的。其实很难做到人人都满意。

    孟助理对自家这位大小姐的脾气是能摸准的,也知道她说一就必须是一,说二就必须是二,没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于是试探着问道:“要不……干脆找原著的作者,叫她亲自操刀改编。”

    林雨桐却摇头,“小说作者和编剧是两码事。”尤其是她自己写了剧本之后,就更加知道知道要驾驭一个好的故事需要什么样的功底。“还是那句话,在尊重原著作者的基础上,提炼一个好的剧本出来。”小说是有**有低潮,曲线像是波浪,但是放在电视剧上,这却是错误的。它讲究的是高开高走,所以剧本比起小说,没有那么多无用的细节。没给情节出现都是有用意的。“你这么跟编剧说就行,他们懂。”

    孟助理一头雾水,临走了还是道:“要不然他们改编之后,您给看看?”

    “好!”林雨桐一口就应下来了,自己没时间还有个原著迷文娟呢。

    处理了这事,林雨桐重新翻开一些导演的资料,再三斟酌了一遍,还是找出一个老导演来,这位导演今年五十九了,要说名声,那也是在**十年代拍过两三部叫好的片子。之后越来越商业化,基本就见不到这位的身影了。好像在y视一直在拍记录片,类似于重走长征路之类的片子。按着年龄算,这眼看也就要退休了。

    选定了人,接下来就得正经的去找人家谈谈。

    林雨桐摸出手机,打电话找周潇。两人虽然联系的不紧密,关系也还算尚可。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周末去看江天的时候,时常能碰到。到比之前更亲密了几分。

    “要找宋跃进?”周潇有点诧异,“行!那你现在过来吧。二频道下午开会,他肯定在。”

    约好了时间,下午直接就过去了。路上周潇打了几次电话问走到什么地方了,等林雨桐到的时候她在下面等着。见了林雨桐很热情,“新片子准备用老导演?”

    林雨桐点头,“就不知道能不能请的动。”

    “怎么请不动。”周潇低声解释,“马上要退二线了,现在都给年轻人让路呢。平时工作也就是挂个名,在办公室上网看报纸的时间倒是多了。要不然就是留在家里审片子,能有什么事?手把手教年轻人呗。电视台的工资到了他这份上,比一般的工薪阶层高,但高出的也有限。没办法了,走不了商业路子的导演,收入也就那样了。再说了,像他这样的导演……怎么说呢,大概是心里还有点情怀……”

    这也就是林雨桐上门的原因了。

    宋跃进对于林雨桐的邀请很诧异,愣了半天才道:“请我?拍戏?”

    林雨桐肯定的点头,“找来找去,觉得还是您合适。”

    宋跃进是真没想到,“我如今都是一介老朽了!不行不行!肯定不行!”

    林雨桐也不着急,“这样您看行不行,晚上请您吃饭,顺便您也看一看剧本,要是看了剧本您还是觉得不行,我也不好强求。”

    话说到这份上了,又有之前成功的实例在前,他倒是也没考虑对方年纪小的事,“那好!晚上见。”

    林雨桐叫司机在门口等着,接了人直接送到紫莱阁。又打电话叫四爷不用接自己了,自己今晚不回那边了,要跟着林博回家。交代了一声之后才打电话给林博,叫他过来一趟,如此才显得郑重。

    林博对于自家闺女从犄角旮旯里扒拉出这位导演实在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来,“这位摆出来得算是骨灰级别的。”都商业化了,不商业化的早死在洪流里了。这会子还能想起这一拨人来,也就是她了。

    但不管心里怎么想,等人来了,林博是摆出十二分的谦虚和诚意来,“这孩子也是心急,我说改天亲自上门,这还没等我安排好手里的事呢,她就怕您被抢走了,排不上时间,这不……自己一个人找上门去而来。实在是失礼的很。”

    甭管人家多失意,都不能表现出来,反而得这么捧着,对方面子好看了,心里就舒坦了。人莫不是如此!

    宋跃进摆手连说不碍事,脸上笑的真诚,心里也挺舒服,倒是说话也实在了起来,“别捧着我,我自己什么分量自己还不清楚吗?失败过两回,也争不过人家,本事就是稀松平常,你就是忘我脸上贴金,面子上再好看,里子该是什么还是什么。咱们不摆这些虚的。”

    林雨桐就说起了家里的老爷子,“我爷爷特别推崇您。说是几十年保持初心,不改情怀的,还得是您这一代人。”

    这话可叫宋跃进有些动容了,叹了两声,“可如今……得市场说了算。观众不买账……”

    林雨桐这才把剧本递过去,“这是一部分,您是行家,再怎么变,剧本的好坏都在这里。您给看看。”

    宋跃进没急着打开,在拍摄以前,在一定范围内这是保密的。

    “您的人品我们还信不过吗?”林博亲手斟了茶,“您也给把把关。这剧本是我这丫头写的,姚老给改了一年,润色过的。想来大的毛病应该是没有。”

    姚老给改的?

    宋跃进这才翻开,顺手摸出老花镜戴上,林雨桐把所有的灯都打开,叫整个包间都亮堂了起来。这一看,差不多就是一个一个小时。

    田天推门进来,“还不点菜吗?”

    宋跃进这才惊醒,竟是看的忘了周围的环境和时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这是……好些年没看到这么出色的主旋律片子了。”

    田天朝对方笑了笑,“看来我是打搅了?”

    “没有!”林雨桐起身,“田姨,跟以前一样上菜就行。”

    “我可不给你打折啊!”田天笑着打趣,“现在你是有钱人,我这可就劫富济贫了。”

    “好!您只管捡好的上。”林雨桐跟着说话,这才把田天给送出去。

    那边林博已经跟宋跃进说上话了,“……这片子拍出来可能也是叫好不叫座,赚的估计也就是食医的一个零头。但还是那句话……要是为了钱,咱就不拍它了。可这么好的片子,不拍真是可惜了。”

    这是跟宋跃进说,要想跟陈导一样,一部片子赚疯了的事别想,但要是拍的认真,赚肯定是能赚的,只是心里预期还是不要太高的好。

    这是实在话。但对于宋跃进来说,一个在单位马上要退休的导演,临了了还能拍这么一个片子,哪怕是只叫好,那也算是给自己忙活了一辈子的事业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他把手放在剧本上,明显是有些爱不释手了,“我接了。”他应了下来,紧接着又问林雨桐,“是海纳自己独资呢,还是想找y视合作?”一般用y视的导演都是跟y视有合作关系。

    林雨桐当然是不想合作的,“……关键是不想有人来指手画脚,你知道的,我的要求跟别人不一样,尤其是在演员这一块。”怕随便塞人。

    这一点可跟宋跃进不谋而合了,对于小鲜肉,这位是一肚子的不满意,“……从头到尾一个表情,木着一张脸就是冷漠了?还有那台词,一个演员连基本的台词功底的没有,说话跟念课文似得……还有那笑声,怎么听怎么像是演出来的……”

    各种神吐糟一吐就是小半个小时,林博跟着配合着,你一言我一语的,掰着指头把小鲜肉点评了一遍。

    快吃完饭的时候,这位又跟林雨桐道:“在选演员上,我也有我的原则……”

    林博哈哈大笑,把自家闺女选人的原则一个个摆出来,“那个谁谁谁您知道吧?她也筛下去了?那个谁谁谁,以前您还跟他合作过,后来他不是红了吗?在国外很多年了才回来又火了一把,这回也给打回去了。”

    宋跃进脸上就有些潮红,“这才对!有些地方就是该讲原则。还有一点我希望能达成一致,你看现在很多演员,都热衷上什么真人秀……我跟你们说,真人秀秀的多的演员,我也不用。观众一看见他那张脸就想笑,这角色能演好吗?出戏了!当然了,人家也未必能看得上这么折腾人的戏,一军训就是一年,人家拍几季节目得赚多少钱?人家也不回来,我这一说也就只是一说……”

    林雨桐还真没想起这一出,就像是他说的,人家不会来的。“就按照您的意思办。”古板有古板的好处。现在就需要这么一个较真又古板的人把关。

    这位还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前一天晚上刚谈妥,第二天下午就来了。他办了提前退休的手续,这就正式上岗了。

    接下来事情就简单了,林雨桐只要负责资金,剩下的她就不用管那么多了。怎么筹备都是导演的事情。

    她给对方安排了车和司机,安排了办公室之后剩下的就真不管了。可宋跃进没干别的,里面牵扯到的历史人物,要是有后人的,他挨个的去拜访,征得人家的同意之后才能拍。林雨桐知道后松了一口气,这是幸好找了这么一位来,他之前就是拍这类片子的,程序都熟悉,怎么联系这些人他也知道。要换个人试试,连门也摸不着吧。真要按照程序走,还不知道得耽搁多长时间呢。

    等这边告一段落,差不多已经快五一了。

    林雨桐也正式会学校,该好好的上几天课了。之前一年两学期的成绩,都在七八十分,过了是过了,成绩也就是中不溜,不上不下的。

    宿舍她也就是中午回一趟,午饭在食堂吃的话,还是在宿舍午休更近便。宿舍的床铺都很干净,很明显住在宿舍的文娟和葛函常不常的帮着打扫了。

    转眼这就大三了,九月份就大四了。

    “你们都考研吗?”葛函扭脸问了三人一句。

    文娟摇头,“我不考了。我现在是抽空写作,收入到底是有限,等全职以后估计能顶的上白领的工资了。我好歹还有个房子,在京市生活基本是没有问题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