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54.奇爸怪妈(50)三合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奇爸怪妈(50)

    “你家里就不催婚吗?”江桥腆着脸问了一句。

    周潇就有点一言难尽了。谁家爹妈不催婚?她已经被催婚十多年了, 现在家里给介绍的对象,全在四十上下,离婚丧偶带孩子,那长相就更是一言难尽了。可我有好的工作,有车有房收入稳定, 我干嘛非得委屈自己。不结婚就成了罪过了。不光是对父母犯下了罪, 就是亲朋好友邻居街坊都觉得这是罪过了。以前读书好有什么了不起?那没念书的孩子都读大学了, 你学的再好有什么用, 不还是没结婚吗!长的好有什么了不起?人家要什么没什么的, 不也老公孩子热炕头了,你长的再好不也没结婚吗!工作好有什么了不起?人家没工作的不也找到长期饭票了。

    总之一句话, 没结婚足以否认你身上的所有优点。一句‘再好不也嫁不出去’就足以顶的人肺疼。

    她这表情一出来,江桥心里就有谱了,“我觉得咱俩凑活凑活, 还是成的。”

    周潇就上下打量江桥,“身高……”

    江桥起身站直,“比上高中时候高了一点,现在得有一米八了。”

    周潇点头, 站在一起倒也看的过去, “体重……”

    “八十公斤。”江桥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没挺起来, 这些年其实挺注重锻炼的。

    身形匀称健美, 这一点周潇也得承认。

    江桥一看有门, 就赶紧道:“无关赶不上明星吧, 但也算是俊朗,气质尚可。京市户口,有房有车有家产,出身也还算是清白吧。没有作奸犯科的不良记录……没有不良嗜好,不沾赌,不沾毒,贪图口腹之欲,但绝对不贪杯。”

    “吃喝嫖赌,你就占了两个。”周潇讽刺的一笑,真当我瞎了。

    “吃……这个不能算吧,我就是山珍海味的吃着,家里也吃不垮。嫖……这个算不上吧,以前那都是心甘情愿的……当然了,这不好!当像我这种男人算是过尽千帆了吧。等闲不会再干糊涂事了。反正什么样式的女人我都见过了。不是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嘛!也不说别人,就只说我家老爷子,年轻的时候那真是万人迷吧,持身正吧。要不然金河也看不上他。可是后来呢?这发达了,就被各式女人都迷了眼了。最后想回头了,可也回不去了。我不一样了,该荒唐的年龄我荒唐过去了,结了婚我肯定回归家庭。外面的女人我是一个也不沾的。事业上我虽然没有进取心,但我真不缺钱。江河没我的份,但江家没亏待我,我手里的旺铺光是租金每个月的收入都在七位数,这还不算是我另外投资赚回来的。不可能做个大企业家风风光光,但叫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还是能的。综上所述,我觉得我还算是要钱有钱,要貌有貌。作为结婚对象,我这样的确实是值得你考虑一下的。”

    周潇‘呵’了一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贪嘴的猫哪有不偷食的?”

    江桥心里哇凉哇凉的,苦着脸往沙发上一坐,“那怎么办呢?我老子在病床上躺着呢,就等着我领着媳妇进家门呢。哎呦这个要了老命了。”

    “如你所说的,就凭你兜里的钱,出了门往大街上一站,随便喊一声,愿意跟你结婚的能排几里地去。”周潇嘿笑一声,“光是一个京市的户口,残疾都能找到体面的对象,更别说你这样的。一准争抢的能打起来你信吗?”

    “可一说结婚,我就只想到找你。”江桥几乎是脱口而出说了这么一句话。

    周潇心里猛地一跳,脸上也烧了起来,然后愕然的看他,“你认真的?”

    “要不然呢?”江桥白眼一翻,“我搁在这里跟你磨牙呢。”

    周潇沉默了半晌,深吸了两口气,“说起来,咱们之间认识也都二十年了吧。”

    差不多小二十年了。

    “那有些话不好意思跟别人说,跟你说倒也无所谓。”周潇露出苦笑之色,“家里确实是催得紧,最近我是真不敢回家了。要不然这样,咱俩去领个证结婚,然后以后的生活嘛,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在这之前,先去公证处做个婚前的财产公证,省的将来说不清楚。”

    “假结婚?”江桥大致上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但还是求证的问了一句,“你是这意思吧。”

    周潇看他,然后默默的点头。

    江桥‘嘶’了一声,“我觉得我就够离经叛道的,你比我还过分。”他搓了一把脸,“那行吧。”横竖自己也不吃亏。至于结婚以后……先把人套进来再说了。

    四爷这才带着林雨桐来看住院的江天,然后就见到了拿着结婚证给江天看的江桥和周潇。

    周潇见了林雨桐也挺尴尬的,本以为要做她的大伯娘的,结果弄成了妯娌。这一见面还真有些尴尬。

    林雨桐诡异的看了两人一眼,但还是客气的笑了笑,轻轻的勾了勾四爷的手指。

    四爷攥住她,却跟江桥说起话,“婚礼什么时候办?准备在哪里办?需要准备什么?”

    很是关心的样子。

    江桥还有些诧异,只怕是又想多了。其实四爷没想关心谁,他骨子里的一些东西还在,比如江桥还是江家的人,那么这婚丧嫁娶添孩子,就都在江家要管的范围之内。操办婚礼本该是江天的事情,如今江天卧床,他没有不搭把手的道理。

    “婚礼……”江桥看了周潇一眼,“那什么……等爸……等爸好了以后,再举办也不迟。”

    江天在床上呜呜两声,看着江桥的眼神很欣慰。

    江天并没有比之前好多少,大概是躺在病床上多思多想的缘故。

    两人并没有多留,出来后直接去了妇产科,半个小时后要手术,家属陪着也是应该的。林雨桐是怕四爷一个人尴尬才陪着过来的,结果到的时候金沙已经在了。不仅金沙在了,金家的两个儿媳妇也都在。这连个算起来是四爷现在的表嫂了。年纪都不轻了,看起来也不是难相处的人。当然是,大家的日子都差不多,自家又不需要巴结人家靠着他们家讨生活,彼此客客气气的。

    等没人的时候,林雨桐才问四爷,“这金家的股份这边占着……他们没意见?”

    怎么会没意见?

    四爷拍了拍林雨桐的手,“这是舅舅还健在,等以后了,原价叫他们买回去就是了。不是非得占着的。”

    手术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虽然不是大手术,但对这么大年龄的人来说,还是要小心的养着,怎么着也得再住一个月左右的医院吧。

    朱珠打电话过来,“怎么样了?没事吧。”

    “没事!”林雨桐回头看了一眼病房,“不用过来看了。等出院以后找机会吃顿饭就行了。”兴师动众的,金河这边其实挺不好意思的。尤其是面对亲家的时候。

    而另一边,也不等金河醒来,金沙就拉着四爷一边说话了,“……我不想跟你妈商量了,明儿我就把她带回明珠市去。以后不会在京市常驻。”

    这一点却是四爷没想到的,“我在这边,这边的事情也没办法撒手。”说完,他愣了一下就明白了,金沙带金河走,也只是暂时的。这是防着江天闹腾。那就是个不管不顾的。要是缓过来知道金河自己把孩子做了,还不定怎么折腾呢。他就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行,暂时带过去吧。”

    金沙一叹,“你妈……有时候也糊涂。”要不然这么大岁数了,还得自己这个当哥哥的给她操心,“隔开好。别看对江天恨的咬牙切齿,可是这人啊,都有个习惯问题。两人纠葛了一辈子,说到底,不过是习惯二字。”

    四爷对这一对爹妈的脑子,他就没研究明白过。金沙说什么就是什么,少些麻烦就行。

    于是等朱珠再叫林雨桐联系金河要去看望的时候,金河已经不在京城了。

    朱珠还是给金河去了电话,两人聊的挺好,“……等以后去了明珠一起吃饭。”

    由于公关做的好,江河换了当家人的事情半点风浪也没掀起来。

    《食医》基本算是播放完了,收视率是节节攀升,收视率几乎占了同时段的一半,说是最高峰的时候比y视新闻的收视率还高。

    成功了吗?相当的成功!

    第二轮的播放权同样也抄到了天价。

    钱也赚了,名也赚了。

    这个庆功酒会就必须要举行了。自然是海纳做东,剧组演员齐聚一堂。这会不像是看机那么低调,如今是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

    新闻媒体将整个酒店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林雨桐一下车,乌泱泱一群人就涌了过来,手里的话筒差不多都能戳到她的脸上。

    “林总,请问你现在有什么感想?”

    “网上的评论您看了吗?对于网上的评论您怎么看?”

    “这部片子取得这么好的成绩,请问您想过拍第二部吗?”

    “能透露一下这部戏您赚了多少,有人说是三个亿,有人说是五个亿,有人说连上海外……您大概赚的钱超过了是个亿,您承认这种说法吗?”

    “请问林总,海纳下一部戏是什么?还是这样的大制作吗?还会是陈导来导演吗?”

    “网友说您这是在弘扬传统文化,您认可这种书法吗?海纳的下一部戏是不是也跟传统文化有关?”

    ……

    呜呜糟糟的争先恐后的说,而且每一个人的嘴皮子都特别的利索,中间根本都听不出来断句,就这么一气呵成。她实在是佩服这些人的肺活量。这么一想其实当这样的记者其实挺好的,至少一个个的身体锻炼的倍棒。

    好几个人护着,林雨桐才从人群里脱身。

    杨天拦住记者,“诸位!诸位!请大家二楼大厅就坐,海纳临时召开发布会。回答各位媒体朋友的问题。”

    林雨桐听到杨天的安排微微点头,既安抚了这些记者,不至于叫这里乱糟糟的,也对自己是个交代。又说话留了活扣,毕竟他可没说是谁来回答记者的问题。

    果然,林雨桐刚进休息室,杨天就追来了,“您看着发布会是我去还是叫关助理去?”

    “我去。”林雨桐打发高涵,“另外请几个主演,请陈导……姚老就不必了,年纪大了,别跟着折腾了。”

    这些记者其实也不容易,扛着机器站在外面,风雨无阻一等可能就是好几个小时。如今还是初春的天气,乍暖还寒时候的时候,站在外面吹冷妃的滋味并不好受。如今什么也没采访到,但好歹这里暖和,热水热茶供应着。气氛还都很舒缓。

    林雨桐并没有要人家多等,等陈导也演员到的差不多了,这才一起去了大厅。

    会场是临时布置的,前面也都放了两排椅子,保证大家都能坐下。

    杨天这才看了林雨桐一眼,等她点头了,这才开始主持发布会。

    大家举手提问吧,问谁谁回答。

    “我想请问向东……东东,大家都喜欢你扮演的瑞珠这个小宫女的角色,这也是您第一次当主演,就是这么大的制作,请问您是怎么被选上了?或者说您身上有哪一点打动了陈导。”

    向东打扮的很低调,羊毛开衫牛仔裤运动鞋,带着大檐帽子。尽管出名一个来月了,她好像还有些不能适应。见话筒递过来了,她拿着愣了半天,这才道:“你这么一问,还真把我问住了。你问我怎么打动了导演……这个说来就话长了。这的确是我第一次当主演,在这之前我出演过《重案重启》,戏份其实挺多的。后来被张导推荐,才进入了《食医》的剧组,然后就是培训的时候多下点苦功夫,没别的。”

    “重案重启也是海纳的戏,甚至是小林总的第一部戏。在众多的老戏骨中能出演这么重要的角色,您跟小林总的渊源只怕颇深。”

    向东就看向林雨桐,见林雨桐只是笑,她也就放松了,“不说拍马屁的话,小林总就是我的贵人和伯乐。大家大概不知道,我跟小林总见面实在算是机缘巧合。当时我是面试彩凤的一个都市偶像剧。但是我的长相相对来说一点也不偶像,于是我无缘那部戏。但是当时小林总陪着小董总面试我们,完了之后小林总找到我,她问我说,能不能保证以后不整容。我说能。然后她才签下我,我这才顺利进入和海纳。之后才有了你们今天看到的我。”说着,自己都感慨起来,一夜成名说的就是自己这样的。从出道到现在也就两年的时间而已。跟自己同班的同学还有很多在跑龙套,为了能有个三两句话的台词努力呢。自己却一跃就站在了顶端。这种感觉,很奇怪。现在回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说话倒是说的爽利了,杨天却给林雨桐使眼色。向东的话里牵扯的了两个敏感问题,一个涉及彩凤,一个涉及整容。

    果然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马上就有记者提问,“想问问小林总,是不是以后海纳的戏,不会再使用整容过的演员。您对现在的演员整容有什么看法?”

    这问题一个不好就得罪人,现在谁不整容。只分大整和小整。

    不说艺人了,就是普通大众,如今也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整容了。

    这个爱美之心,也是人之常情,拦也拦不住。林雨桐有时候感慨,就像是□□十年代的时候,技术不发达嘛。纹眉绣眉的人多了去了。后来又有了割双眼皮的风潮,那真是花钱挨刀的多了去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