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53.奇爸怪妈(49)三合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奇爸怪妈(49)

    江天为金河在家里准备了完整的医务室和医护人员, 没想到却先叫他给用上了。可这毕竟是妇产科的大夫, 只能急救, 其他的真不行。

    林雨桐几乎是本能的要朝前走,硬生生的给顿住了。上次把脉是不得已,之后四爷帮着掩饰了一番。现在再露出来,可就惹人怀疑了。再说了额,她一点也没觉得江天该救。

    一个治好的江天和一个口不能言行动不便的江天, 她的心里掂量了一遍,还是觉得排除这个麻烦好似更好些。至于由此带来的后续的事情,林雨桐左右看看, 这大厅里说的都是私密事, 也就是这几个人知道详情。其实从头到尾这个陈飞云是挺无辜的。唯一的错的就是不改过来劝江天插手江家的家务事。可要是抛开年轻的时候他追求过金河的事情不谈,就只金河曾经帮他照顾女儿的情分上, 过来劝导几句话实在算不得是什么错。

    说到底,还是两口子对上了。金河当初怀孕没离婚,心里还不定怎么后悔呢。这次江天还敢故技重施, 什么不好说,偏又拿怀孕这一套说事, 压根不在乎她的生死,又一再提起那个早逝的孩子往金河的心里捅刀子。金河可不就恼了。纠缠了一辈子的人, 彼此太清楚对方的弱点了。直接一顶绿帽子给江天扣在脑袋上,他不及细想, 又是大喜大悲大怒之下, 还又动了手。快七十岁的人了, 受不住实在是正常的很。

    如今出了这事,反正在场的就是这几个人。责任谁也不会往陈飞云身上推。两口子争执动了怒于是中风了,谁会去追究?

    那么唯一麻烦就是之后照顾病人的事了。在一般人家,家里要是老人瘫痪了,那真是一家子跟着受累。可对江家来说,家里能专门给金河养一个医疗组,就能给江天也养一个。能花多少钱?能用钱解决的麻烦从来就不是麻烦。大不了一周半月的来看望一次就是了。

    其实麻烦只是更小了而已。

    这么想着,林雨桐就看向四爷,四爷微微点头,两人是想到一处去了。因此,在家里的医护人员过来以后,林雨桐又拿起电话联系了医院。

    四爷扶了陈飞云起来,“叫陈叔跟着受累了。今儿的事跟您不相干,等会医生来了,也好好的检查检查。”

    陈飞云哪里安心,“我要是不过来就没有这事了。”多少有点懊恼。看不上江天是一码事,可看着他如今的样子,心里又有些不忍心了。曾经一次的大学同学,一个教室上课,一个宿舍睡觉,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追的女孩子。活到现在,同学是越来越少了,聚在一起凑不满一桌,如今这个又不行了。肯定是伤感的。如今再想起那时候都是意气风发的,谁能想到现在……垂垂老矣了。

    金河软倒在沙发上,对陈飞云摆摆手,“不关你的事,是我连累了你,你要这么说,我真是以后都没脸见你了。”

    陈飞云苦笑一声,“你别瞎想,年轻的时候拌嘴,还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那时候打架打的鼻青脸肿的,怎么打都没事,如今……”岁月不饶人啊。

    金沙可没时间看他们在这里发感慨,江天才被医生抬到楼上,你们倒是又这个闲心,“赶紧打电话叫江桥来。这么大的事,亲儿子能不到场吗?”说话的时候看的是金河,“你呢?等会跟着一起去医院?”

    金河还没说话,外面已经响了救护车的声音。从三楼的医护室有电梯直达楼下,四爷赶紧过去看着,这肯定是要跟着去医院的。

    林雨桐听了金沙的话,又打电话给江桥,叫他直接去医院。

    江桥有点懵,“怎么会中风呢?”这几天不是正高兴着又得一儿子吗?以前会催婚,现在连问一声都想不起来了。他此刻在酒店,边上陪着喝酒的是圆饼,挂了电话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不应该啊!老爷子现在每天早晚还坚持跑四十分钟呢。比我的身体都不差什么。要不然能叫那女人老蚌生珠。”

    圆饼踢了他一脚,“那就赶紧走吧。你喝了酒不能开车,我送你过去。”说着起身,又不放心的叮嘱,“年龄都那么大了,有个三张两短也是正常。这个年纪最忌讳大悲大喜。如今这样,未尝不是欢喜的过了。人都说是祸福相依,这玩意真是说不好的。之前还说这是福气是喜事,你看转眼就什么也不是了。到了医院也别一径的抱怨什么,揪着不放能怎么着。这中间隔着博子的面子呢。不说别的,就你那兄弟,说实话,是比你出息。你不能不承认这一点。你现在是跟桐桐那丫头合作,那个电视剧连拍了两部,你前前后后跟着赚了两三千万了吧。这里面虽说是有博子的面子在,但要是你弟弟真心想难为你,我估摸着女生外向,博子拿他闺女也没办法,你没看他现在那样,整个就一女儿奴。”两人说着话,就出来上了车。圆饼一边开车,一边絮叨个不停,“不过也不怨人家显摆,那丫头是有几分本事,就只投资的眼光看,不服都不行。这回海纳可是赚了个天文数字的。这还不算捧红的艺人……”林博这边光是艺人的广告代言,赚的手都软了。身价提起来了,这就是摇钱树。这都是暂时无法去用数字估量的财富。他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人家没打算为难你,该给你的也给你了。上一代的恩怨也就那样了。你跟你弟弟处不好,但也别总弄的跟仇人似得。到底是博子的女婿,你说这一个手心一个手背的,博子能不为难吗?又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江桥撇嘴,还一个手心一个手背呢?听的人牙酸。他受不了这个啰嗦劲的,“你赶紧给我闭嘴吧。”他像是要找麻烦的样子吗?“我那老子是什么德行我清楚,那就是个从来只有他自己个的人,把谁往心里去了?奶奶?我妈?还是我?以前我以为是那对母子,后来也明白了,他们过的未必就比我好。老爷子是自私了一辈子的人了,只要他觉得对的,觉得好的,只管按照他的意志来。哪里管别人的感受。就这样吧!我跟那母子俩……好是好不了了,不过也没恼,各自各自的日子呗,互不相干的。以前还有老爷子牵着两头,不得不在一个屋檐下,现在呢?老死不相往来也无所谓的,也就是赶巧了,偏是博子的闺女,这个寸劲你说说,上哪说理去?”

    这话圆饼听在耳朵里,就暂时不言语了。他也看出来,江桥心里是有这想法,但也不是全部,到底是亲爹,嘴上再硬,哪里能真不担心。那一双手搁在腿上都抖起来了。

    却说这边把江天送进医院,医生的结论还没下来呢,坐在一边等着消息的金河就白了脸,喊肚子疼。

    林雨桐赶紧扶了她一把顺便偷着把脉,这脉象是有些胎气不稳,但还不至于真疼的了不得。心里疑惑只一瞬,眨眼间马上就明白了,“护士!护士!送妇产科……”

    江天这样总得有个说法,有孩子又保不住胎大喜大悲之下中风了。金河对外是一点都不想担责任,又急切的想把肚子里的这块肉赶紧拿了,如今不过是顺势而为。

    两人是跑了这边跑那边,就是有秘书助理,忙的也是脚不沾地。

    等江桥过来,四爷就把江天这边彻底交给他看顾,“我们在楼上妇产科?”

    “怎么了?”江桥还是问了一句。还以为是一个呢,闹了半天是两个都躺下了。

    四爷只简单的说了一句:“做手术。”

    江桥秒懂,就是孩子保不住呗。他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来了,“那……那……那你们……你们那什么……忙去吧……这边有我呢,有我呢。”

    看着两人快步进了电梯,江桥还是笑了,圆饼戳了戳他,“收起你的表情来。叫人看见了成什么样子?”没心没肺的!

    却说林雨桐陪着四爷去了妇产科,其实她不用跟着的,毕竟对外这只是男友的妈妈,又不是婆婆,太殷勤了反而是不好。再说,金河又不是真的有事。

    可不这么办也不行,这妇产科男人陪着不奇怪,那至少都是陪着老婆的吧。可现在四爷一个大男人在这里陪妈妈,尽管是最好的病房,不是那人来人往的地方,但还是一样尴尬。林雨桐不陪着能怎么办呢?

    倒是这边将金河安置好了,她反而催两个人,“叫桐桐回去了,思烨守着你爸去。我这边叫保姆陪着,不行再雇两个护工就行了。手术安排好了,医院会通知的。”如今只是住院做手术前的各项检查和准备而已。

    两人看金河心态良好,之前那点不安好似也没有了。这才转身出去。

    四爷将林雨桐送到医院楼下的停车场,“你先回去吧。我这边可能还得在医院耗几天。”

    “按时吃饭,晚上尽量找个舒服的地方睡觉。”林雨桐叮嘱了几句,也就上车离开了。网上估计已经爆出来了,在医院紧紧出出的,光是林雨桐就发现了七八拨偷拍的人。这会子她得回去看看网上这舆论怎么操作,该买水军的时候还是要买的。

    可这事四爷哪里用的着他操心,在病房外一连串的电话打出去,叫坐在江桥身边的圆饼不由的低声嘀咕,“幸好你早早的出来了,你要是在他眼前碍眼,我保证你会被他吞的骨头都不剩。”

    江桥扭脸看了一眼,就又盯着急诊室的门。

    不大功夫,医生出来了,跟病人家属,那当然是有什么说什么,“……中风现在的治愈率在百分之五十以上,只不过这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

    江桥摆摆手,“你就说我爸现在怎么样了吧?有没有生命危险?能不能说话?能不能活动?”

    这医生有些为难,这是中风,又不是抽筋了,我给你抻一抻马上就能走的。他苦笑一声,有些无可奈何,“行动肯定还是有些不便的。需要人搀扶,活动时间不能过长……另外,说话口齿不是很清晰。不过短则三个月,长则一年半载,只要心态平和,病症还是会减轻的。”

    照这意思,也就是生活不能自理呗。

    从急症室送到病房,江天就醒了。人醒了,脑子也清楚了,当时是冲动了,可现在想起来,好像陈云飞整个冬天都不在国内,去看她女儿和外孙去了。那照这个时间算,金河肚子里的孩子就不可能是他的。那根本就是金河气自己的一句气话罢了。

    他嘴里呜哩哇啦的,也说不清楚。好半天四爷才回过神,“你问我妈?”

    江天点点头,眼神很有些急切,或者说担忧。

    江桥怕这倒霉弟弟说实话,再刺激了老爷子,赶紧道:“有身孕了,当然是在家里歇着。可不管叫来。我一会就去打电话,就说您这边没事,只是修养,也别叫她过来看您了,省的看见您这样子再担心,那么大年纪的孕妇了,医生说受不得一点刺激。”

    江天连连点头,急切的看向江桥,关键时候还是大儿子能明白自己的心意。难得的事知道要添个弟弟妹妹了,竟然没有嫉妒之心。

    江桥被江天看的不自在,“都是应该的。您只放心养病,只要您好了,家里就都好了。”说着就偷偷的踢了四爷一脚,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四爷没言语,想瞒着就瞒着吧。瞒不住的时候看你咋办?再刺激一回?

    那就刺激吧!刺激刺激就习惯了。

    江桥看着老爷子嘴歪眼斜的,心里到底是不忍了,“……医生说您没事,也就是休养三个月,三个月之后您准好了。一点问题都没有,照样能进步如飞……”

    江天心里咯噔一下,活了这么久了,见过的生老病死多了。在医院,医生说的特别严重的那种,这个可能那个可能,这个病变那个病变的,这其实是没事。但医生要说没事,真的没事,三两个月准好,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要是这话一出,大多数情况就是要歇菜,基本是没救了。

    大儿子一向混不吝的,这会子在床前当起了孝子。要真是没事,他不会良心发现的。他心里真是有了不好的预感,这次八成是不行了吧。

    想到这些,顿时是泪如雨下。把江桥可是吓的不轻。看一向恣意的人如今成了这样,这个人偏偏还是亲爹,他心里能好受吗?那些不好的一瞬间就没了,心里留下的都是好的。在心里跟山岳一样的父亲竟然在自己面前哭的跟个孩子似得,他心酸的也不行,眼泪止都止不住,“……别这样,爸!真的……能好的……三个月……再不成就是半年一年的,一准能好……”

    四爷心里翻个白眼,你越是这么说他心里越是害怕。刚才还信誓旦旦的三个月,这会子又成了半年一年了,这话叫人听着就没谱的很。

    江天心里真就觉得这是儿子安慰他的话,看着小子哭成这德行,可不就是要死了亲爹了吗?他也顾不上哭了,他不放心的事情太多了。这身后事怎么也得安排好吧。

    放在第一位的是江河,于是他艰难的抬起手,叫小儿子到跟前,又是一通呜哩哇啦,四爷不用听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于是就道:“您放心,您给公司定下的计划,我会逐步是完成。您在公司里留下的老人,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我会一视同仁对待。”

    江天神色复杂,对于这个儿子的话他是信的。这一两年他也看了,就是自己在公司,他决定的事,从来没有做不到的。说过的话从来没有不兑现过。将家业交给他,竟是最放心安心的。

    不提这个话茬,又想起金河。

    四爷不用他问,就直接道:“那是我妈,我能不用心吗?咱们家又不是缺钱的,还怕亏待了谁。”

    这话江天也信,就是再生一个,自己看不到,可有个大了这么多的亲哥哥看着,也出不了苦。养一个孩子才能花费多少。至于孩子长大以后的事,他相信金河是会安顿好的。只金河手里的股份不拘是哪一家的,转到那孩子的名下,一辈子都吃喝不愁,实在不行建一个基金,每月定时领钱,这也是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