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50.奇爸怪妈(46)三合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

    奇爸怪妈(46)

    一声‘慢着’, 叫董双双一下子就愣住了,端着水杯莫名其妙的看向林雨桐, “怎么了?”

    “你是不是来例假了?”林雨桐顺势把杯子接过来,“这水是凉的。& {}”

    董双双更莫名其妙, 然后习惯性的站起来朝自己的屁股后面看了看, 还用手摸了摸, “衣服脏了?”要不然你怎么知道的?

    这我能告诉只是随便找借口吗?

    本来是看看气色或是闻闻味道我就能知道的,但是你画着浓妆喷着香水严重影响判断。

    她只笑笑,“看你又叫了一杯热咖啡所以猜的。衣服后面……没脏。”大概吧!

    董双双这次松了一口气, “吓我一大跳。”

    林雨桐隐晦的闻了闻杯子里的水,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难道是我多心了?她不动声色的将水放下推过去, “要是不觉得凉喝两口也没事。多含一会再咽能好点。”

    我再要一杯热水不就完了。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关心了?

    董双双心里这么想着, 嘴上还是道了谢。

    林雨桐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聊着, 一边又看向刚才刚才端水的侍者。就见他站在该有的位置,脸对着的并不是自己和董双双坐的这个方向。

    还真是自己杯弓蛇影了吗?

    她觉得也许是的。刚才那个侍者的手, 食指和中指的长度像极了当时抓住的那个老贼的手。这都是从小经过严格训练才能长成这样的一双贼手。他刚才以为他跟那老贼是一伙的, 因此心里就提了起来。如今再想, 也许真是巧合了。或许人家的手天生就是长成那样, 或许在这里上班只是为了物色有钱人好下手的。总之现在这贼是越来越不好当了, 出门带大量现金的人越来越少了,除了身上的贵重物品, 也偷不到什么钱了。这地方进出的一般都是有点小身家的, 十天半月逮住一个粗心鬼, 就够吃半年的了。

    因着想到这一点,她也没往深了说。抓贼抓脏,看人家的手不能就指定人家是小偷吧。

    经过刚才一打岔,那点客套的社交辞令董双双也就收起来了,又跟林雨桐抱怨起了孙奎,“一天正经事不干,我说你到公司上班,好歹帮帮我,可谁知道他去了跟那些小演员小模特聊的火热,才认识两小时,个个见了他都喊孙哥。什么玩意?我给他撵出去了,爱上哪晃荡上哪晃荡去,我们也就这样了。等这彩凤完蛋了,我们的关系我觉得也够呛。她受不了我,我瞧着他也觉得怪没出息的。跟你们不一样,你跟江家那个,是定下来了还是怎么的?”

    林雨桐含糊的应了一声,又聊了两句,她就起身告辞,“……你知道我的,城外还有一摊子呢。不拍完我是闲不下来了的。你那边跟作者编剧联系,到时候咱们再约时间,坐下来一起吃顿饭。”

    董双双也没强留,“那你先走,我还想去趟卫生间。”

    还是怕不小心脏了衣服吧。

    林雨桐起身她也起身,一个往外走一个往里走。走到门口了,看见董双双已经拐进大厅后面看不见了,她的脚步不由的顿了下来,朝刚才那个侍者走过去。

    “小姐,有什么能为您服务?”很是彬彬有礼的样子,一笑露出标准的八颗牙。

    林雨桐拿出钱,“直接给你,还是要我过去结账?”本来董双双没离开,自己走也不会有人留。她就是出于谨慎,想过来再确认一下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我帮您去吧。”侍者接过钱,“请您稍等。”

    看着他离开,林雨桐挪了两步,不动声色的站在他刚才站着的位置上。刚才她已经对比过了,对方也就是一米七八的样子,可今儿她穿着高跟鞋,虽然跟不高,但以自身的身高加上鞋跟怎么也在一米七六七七的样子,刚才面对面站着,几乎感觉不到身高差距。那么自己站在这里看到的跟他能看到的范围基本是一样的。心里算计的很多,也不过是一眨眼的事。这猛一抬头眼睛就眯起来了。落入视线的就是黑色的墙壁,第一次自己就是因为观察到这个觉得对方不一定是对着董双双和自己的。可从这个角度看,黑色又及其光滑的墙壁在光的照射下,是可以倒影出影像的。就像是此刻落入林雨桐视线的,正好几张大厅里的桌子,而自己和董双双刚才坐过的桌子在影像里清晰可见。连桌子上的杯子都看的清清楚楚。

    看清楚了,她就随意的朝前走了两步,不大功夫,这侍者就来了,除了支付小票还有零钱。林雨桐将小票拿了,钱却没接,只道:“辛苦你了。”

    七八十块钱的小费在这里不算是多的。但如今多用其他支付手段的情况下,他们能收到这样的小费也越来越少了。

    在对方的道谢声中出来,上了车关上车门,林雨桐摇下车窗拍下了对方站在门口的照片。

    赵平朝后看一眼,“大小姐,怎么了?”

    “在前面随便找个地方停下来。”林雨桐朝后看了一眼,“你去打听一下刚才那个服务员。”说着就把手机递过去叫他看照片。

    赵平摇头,“我刚才看见他了,能认出来。”

    拐过弯车停在路边的停车位上,赵平自己下去,大约十五分钟时间,他又转回来了,“他们叫他阿强,没有人知道具体姓什么叫什么。更不知道是哪里人,多大年纪。那里只是个咖啡厅,那些服务员和店员一半都是兼职的。什么人都有,这个阿强是替一个人顶班的。也就顶几小时的班。我去的时候,他已经走人了。”

    林雨桐沉吟,这是盯着自己还是盯着董双双的?自己和董双双在里面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是两小时。是自己或者董双双进去以后他才进去的?“等回去以后,你带人再小心的查查,看看他是替谁顶班?那个原来的服务员上哪去了?”

    赵平应了下来。虽然他暂时也没看出这个人到底是有什么问题。

    这也是林雨桐自己纠结的问题,说是巧合吧肯定不是。要说做什么吧,好像人家也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就连现在他盯的是谁自己都无从判断。

    晚上到家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想了想还是打电话给董双双,电话却不是董双双接的,而是孙奎接的电话。

    “林姐。”孙奎很热情,“有事要我转达吗?”

    “没有。”林雨桐试探道:“今儿刚跟她碰过面,就是跟她说一声,要是约好时间叫她带人五剧组找我也行。我怕忙起来顾不上这边。”

    “好的!好的!”孙奎嘻嘻哈哈的,“赶明我跟着一起去,再混几顿饭去。”

    林雨桐这才问董双双,“怎么不见她的人?洗澡呢?”

    “不是!”孙奎压低了声音,“也不知道是把什么要紧的东西丢了,如今正翻箱倒柜的找呢。要不我叫她?”

    “不用。”她没有再多问,“你转达就行了。”

    这边挂了电话,林雨桐心里更加沉吟起来。今儿发现个疑似贼偷的人,转脸董双双就丢了东西了。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赵平查这些事情,林博转眼就知道了,回来衣服都没换,直接上楼找林雨桐。

    “……您别急,不是针对我。”林雨桐赶紧拉着他坐了,又递了水过去,细细的将事情跟林博完整的说了一遍,“这边一个贼,那边马上丢了东西。”

    林博就有点明白了。董双双出门不可能把紧要的东西放在身上,唯一放在身上的也就是手机钱包钥匙。钥匙和手机是顶顶要紧的东西,现在拿着手机可操控的东西多了,比如家里的大门和家电,在家附近就能操作。要是有人趁机去了董家,偷了东西……董双双翻箱倒柜的找,证明对方就算偷,也没把家里弄乱,那这就是个对董家熟悉的人干的或者是指导下干的。

    林雨桐摇头,“董双双不管是丢了什么,其实大概也就是做个样子给人看的。那董东也是省油的灯,有他做内应这家里肯定是想怎么进就怎么进。”不过是叫董双双随便丢点什么,把这黑锅直接塞给董双双罢了。董东可就成了阳春白雪了。要不然这偷的也太快了一点。

    “这事是人家的家务事。”林博可没那么好心的去提醒,再说了没证据提醒个屁,“以后出门叫高涵还是跟着你吧。单独出门还是不安全。”

    林雨桐还真就没什么功夫单独出门了,在家里懒了几天,该出剧组的还是要去剧组的。

    大冬天的拍戏也确实是不容易,户内还罢了,户外确实是冷。林雨桐挨着陈导坐了,两人共用一个电暖去。

    陈导见林雨桐捧着书在一边做笔记,一边又盯着片场,就道:“你去忙你的吧。不用在这里看着了。”也没她什么事。

    做这一行,不完整的跟一个剧组跟完,是看不明白这里面的猫腻的。所有的钱都得自己往里面填,不小心谨慎点行吗?这话却不能跟人家说的,只道:“看着你拍片子,哪一天也过一回导演的瘾。”

    小丫头不说实话。她可不是个抓具体工作的人。别看年龄不大,做的事从来都是只定调子,定下调子画下框子,所有人都得在她允许的这个范围内活动,要不然她真是会骂娘的。

    说着话,陈导就突然道:“如今昼夜的拍,我觉得时间还是紧。剩下的一些镜头分拆出去,多分几个组拍,你觉得行吗?”当然了,都是些不是很要紧的片段。

    “这么急干嘛?”林雨桐看他,当然是制作的越是精良越是细致的好。慢工出细活在一定程度上是有道理的。

    “本来我计划着怎么也得一个来月才能拍完,现在我算着要是分组,也就是十天半个月的事。完了之后加紧剪辑,我是想着赶在春节档播出。要是真定下来了,现在就得提前联系了,跟咱们空出档期才行。”

    这么一改,要动的可不是一家了。这边的山庄得跟进,美食街也得跟上,要不然可就白瞎了头一茬机会了。“我得回去商量一下。”这可是大事。

    结果没人不同意的,早一天盈利代表着早一天回本。

    朱广斌现在是恨不能住在美食城,内部装修完了,还有人员培训等等,繁琐着呢。林雨桐又被胡峰拉着去听他创作的背景音乐,这边才定下来没几天,陈导那边说是可以杀青了。杀青完了这就该剪辑了。可这离过年也就一个来月。偏偏林雨桐又到了期末考试的时候,只得扔下这一摊子回到学校。圆饼虽然不在学校任职,但是路子还在,给了林雨桐一份非常精炼的复习手册,要不是这东西,林雨桐觉得只怕真是有点悬了。专业性越来越强了,公共课之前都考完了,剩下的都是专业课程。一节课都没上,其实心里多少是有些心虚的。

    等这边忙完了,连跟同学道别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去公司。片子剪辑出来以后,自己得先看一遍吧。剪辑出来之后,这边马上就送过来看。看电视剧本来是为了休闲的,要是能拿点零食往沙发或是床上一窝,是最舒服的了。可现在可没这么条件,坐着看片子连着看几天几夜,累了暂停趴在一边睡两小时,起来继续。

    等片子能送审的时候,林雨桐眼睛都睁不开了。四爷来接,背着她出去塞到车里直接带回家,刚把人塞到被窝里,门铃就响了,一开门见是林博。

    林博神色不好,“桐桐呢?”

    不等四爷说话,直接就去了卧室。看自家闺女躺在这里,狠狠的瞪了四爷一眼,“怎么不送回家去?”说着就要抱闺女回去。

    四爷不动声色的拦了,“我还当隔壁没人。”说着就又叮嘱,“这几天都别吵她,小米稀饭豆浆温热的放在床头上,她饿了起来就喝了,喝了就又睡,谁也别跟她说话搭茬,要不然清醒了半天都未必再睡的着。”

    林博心说,你了解的倒是比我们这当爹妈的还多。

    心里酸溜溜的刚想说什么,就见自家闺女拉着人家的手抱在怀里不撒开。

    林博挤过去,“你让一下,我抱她回去。”这一搭手,就见林雨桐抱着四爷的手更紧了,整个人好似都戒备了起来。

    四爷赶紧拍拍,“我在!你睡吧。”

    林博就看着自家闺女就真的这么安心的睡着了。都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也就是说着人睡觉,都得选在一个叫人觉得安心的环境里才能睡的踏实。如今这样子,叫他还能怎么办?看着她眼底的青黑,他也不舍得搅了她的清梦。

    四爷见他尴尬,就低声道:“这边没什么吃的,那边还有米吗?”

    “我去熬粥。”林博卷起袖子只得把闺女留在这边。四爷当然知道他怕什么,就把门上的密码给他,“省的来回摁门铃吵到她。”就是说你随时能过来检查。

    林博的脸色这才好点,至少这态度还是可取的。

    林雨桐睡的倒是香了,四爷是压根休息不好的,有时候是一两个小时林博过来一次,有时候是三五十分钟过来一次,根本没有规律可言。他睡在沙发上,后来干脆都懒的睁眼了,他乐意来回的窜的窜吧。只要又精力就行。

    睡了两天一夜,林雨桐是睡饱了,可四爷一个劲的打哈欠,林博更是顶着俩黑眼圈。

    “再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