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48.奇爸怪妈(44)三合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

    奇爸怪妈(44)

    林雨桐二话没说, 上去先把人给打晕了将衣服整理好,这才扭脸看向朱广斌,“怎么回事这是?”

    朱广斌显然受到的刺激也不小,这会子神色还有慌张, 见林雨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这才道:“想哪去了?我根本就没招惹她过来。”

    “那当时就不该放她进门。”林雨桐往一边的沙发上一坐, 招手叫苗苗, “你也过来坐吧。没事!”

    朱广斌小心的看了一眼垂眸不语的苗苗, 指着床上已经没有动静的黄依然,“真不是我招来的。今儿几个大学的哥们说要过来玩, 顺便说一说下一部网剧的事情。他们住的远, 夏天天热好似供电也跟不上, 是限电了还是怎么地。那我说, 那就过来吧。酒店里舒服。我一个人套间, 我们四五个人打地铺也比在外面凉快吧。大家觉得都挺好,我还特意换了一个大点的套间, 结果这伙子过来不知道怎么就带着她一起来了。那我能说什么?让大家都进来把他一个人挡在外面, 这做的也太不男人了。过去了就过去了, 我还为这个记恨人家,那不得更叫人家落话把吗?这不就把人放进来了。反正这么多人一起, 也不是孤男孤傲女共处一室, 没事的嘛。我们玩了半天, 间或说点正事, 到点了我说一起去吃饭, 叫他们去餐厅等着,我去上个卫生间就过去。谁知道我从厕所出来……”他又朝床上一指,“就这样了。”

    “你那几个同学呢?”林雨桐问道。

    “在餐厅呢。”朱广斌挠挠头,“她这样,我还不敢叫人看见。不敢叫他们过来,只打电话跟他们说表妹要过来,我要等你,叫他们尽管吃,完了记在我的账上。他们这会子觉得打土豪呢,估计这段反没有三四个小时完不了。本来没整想叫你过来,可她迷迷糊糊的拉着我说蛇彩凤……老板娘……吸du什么的,话不成话,反正我录下来了,等会给你发过去。后来我还想问,人却不清醒了。又是脱衣服,又是求我给她买一点,什么没钱了之类的。我吓的在卫生间里没敢出来,你们过来了,我才出来开门的。这里面又是彩凤,又是老板娘的,还说什么吸du ,我觉得你还是知道一下比较好。”

    “我要不来你打算怎么办?”林雨桐白眼翻他。

    “那我就只能报警了,要不然我说不清楚的。”朱广斌掏出手机,“不是有录音吗?也不怕她诬陷说我给逼她吸du。”

    林雨桐却明白了,第一,确实像他说的,这个人嘴里的消息说不定对海纳有用,选择恰当的曝光时机才能利益最大化。第二,也未尝没有顾念旧情,手下留情的意思。要是真报警了,她可就身败名裂了。还惹上这么一身du瘾。他做不到那么无情。

    这事到底怎么样,还得等黄依然这一拨毒|瘾过去了再说。林雨桐直接起身,“那你下去再开个房间,就说你的房间我征用了。等你同学回来就去那边。如此,黄依然跟我们在一个屋里短暂的休息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你开了房间,就直接找你同学吃饭去。我跟苗苗叫客房服务就行。”

    苗苗这才看了朱广斌一眼,‘嗯’了一声。

    朱广斌如临大赦,临走的时候朝床上看了一眼,“那什么……要不然把她捆起来,玩意醒了,伤着你们……”

    “你走吧,我找高涵来。”林雨桐反倒觉得他在这里有点碍事。

    等他出去了,苗苗才用下巴点了点床上:“前女友?”

    林雨桐应了一声,“交往了几个月,后来分了。追求不一样,挺有野心的一个姑娘。”

    这边说着话,那边就掏出手机,先给林博打了一个电话,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你表哥人呢?”林博压抑着怒气,“这事给我给你妈打电话都行,怎么给你打电话呢?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带人过去。在这之前不要去碰那人,毒|瘾发作起来人根本就控制不住……”

    林雨桐这边话还没说话呢,那边的电话已经挂了,想来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赶过来了。

    苗苗叫了客房服务,打电话点餐:“简单的吃点,鸡排饭行不行?”

    “行。”林雨桐无所谓吃什么,“糟心事倒叫你跟着跑了一趟。”

    苗苗撇嘴,“你表哥这人,心软。”

    这一点,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的人觉得对待前任就该干净利索,既然结束了管你去死,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去,跟我有什么关系。他们觉得这样的好,快刀斩乱麻,没有那么些啰嗦的事情。但有的人却觉得这样未免太冷硬。今天能这么对前任,那么明天就能这么对这一任。端看怎么去看了。

    林雨桐没有刻意撮合两人的意思,都还年轻,明儿的事谁说的准。自由发展去呗,她不掺和。

    苗苗显然也没有更林雨桐讨论这个的意思,倒是问起了吸|毒这事,“她说的那个彩凤的老板娘不会是跟你一块上过节目的那个范颖吧,模特出身那个。”

    “就是她。”林雨桐看了一眼黄依然,“要说演技,其实这姑娘真是可惜了。要是好好的只走正道,如今也稳稳的。”就像是向东,如今是《食医》的女主角,其实说起来跟黄依然出道的时间差不多,两人在重案重启第一部里都是配角,角色轻重是一样的。甚至演技上,也在伯仲之间。“可惜在拍重案重启的时候,跟过去客串的董东不知道怎么的,走到了一起。然后就顺利的进入了彩凤。听说也开始主演电影电视剧了。”看似比别人走的顺,可谁知道出了这样的岔子,一下子给陷入泥里了。

    两人说着话,门铃就响了。林雨桐去接了一下,是服务员送饭上来了。两人边吃边说,苗苗就对范颖这种有钱偏偏爱作死的想不明白,“你说你要是实在受不了老公外面有人,你离婚就是。离了婚,房子车子票子闹不好还能拿上那么一点两点的股份每年分红。有钱了天南海北满世界的潇洒去呗,旅游也好,交个年轻力壮的男朋友也好,这日子多惬意。一辈子又不缺钱花,何必先把他自己折腾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谁说不是这个道理?世上的事情大部分可不都是自己跟自己较劲作出来的。

    饭吃的差不多了,朱广斌又回来了,“我还是不放心……”

    话没说完呢,床上的人哼哼唧唧醒了,可那股劲大概还是没过去,整个人看起来萎靡不振头上的汗不停的往下流,瞳孔都有些涣散。不过理智应该是还有一些的,看见林雨桐就道:“我……我不是自愿的……有人偷偷给我的酒里……”

    “是谁?”林雨桐直接问道:“是谁干的?”

    朱广斌和苗苗已经都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和录像功能。而林雨桐直接将电话打给了之前打过交道的廖处长,叫他在电话那头听着。

    黄依然摇摇头,“不……不知道……”

    朱广斌看了林雨桐一眼,“她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林雨桐只一笑,看来现在比之前的脑子清楚了一些,“既然不知道,那就不说了。这么大的事情,还是报警吧。叫警察来处理……”

    “不要!”黄依然一下子爬起来,“求求你,不要说。说了我就完了!我就彻底完了。”她吸了吸鼻子,打了个哈欠,“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求求你们能不能给我一笔钱,我真的没钱了。要不然也不会来找广斌的。我真的受不了了。这个状态我根本没办法拍戏,不能拍戏就没有收入,这就是个恶性循环,我得先撑下去再说。”

    林雨桐靠在椅背上,“我不缺钱,给你一些也无所谓。但这价格,得看你说的事情值不值这个价钱。”

    “值得的!”黄依然眼里稍微有了一些光彩,“我跟董东交往了一段时间,范颖找过我好几次,还有两次雇佣了人打了我一顿,说我要是再缠着他儿子,就叫人彻底毁了我。我把这事录了音,给董东听了,他回去跟他妈妈大吵了一架。后来……隔了两个月吧,范颖突然说要请我去吃饭。我以为是她想着跟她儿子和解,就跟着去了。她表现的很热情,对我也很客气,还特意给我道歉了。说她就是太担心董东了,怕我也跟安宁一样,心思太深。如今看我们好好的,她就放心了之类的话。总之那天我们相处的很愉快,在家里吃的牛排,喝的红酒,只是吃完饭,我就有点迷糊,好像是被她带到房间休息了,然后我中途渴了,她好像是喂了我一杯水还是什么……然后等我醒来,我跟董东在床上。这怎么可能呢?我就是再不要廉耻,也不会明知道男朋友的妈妈在家,还大白天的跟男朋友在床上胡闹,但起床后身体的异样我确定我跟董东确实是做了。可我醒来之后,就是什么也不记得了。我心里觉得是不是董东那个王八蛋给我乱吃什么药为的是找刺激,当时就甩了脸子,心里搁着这事又因为在董家,我当时没说什么,赶紧告辞出来了。后来,董东去湘省录综艺节目去了,我俩因为那天的事闹的不愉快,谁也没联系谁。我也去了剧组拍我的片子去了。大概就是过来三天,对!就是三天。我就觉得不舒服,浑身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浑身冒冷汗。大家都以为是中暑了,就叫我在酒店是休息。我也以为是中暑了,喝了点药还是不得劲,越来越难受。然后门铃响了,范颖来了,说是来探我的班的。我正难受,也没多想。她就留下照顾我,给我又是喂水又是喂药,然后我觉得浑身都很亢奋,也不像之前那样好像骨头里痒痒一样。等那个劲过来,我就觉得不对劲了。这绝对不是中暑了,两次的巧合就绝对不是巧合。一定是范颖做了什么。然后我就找范颖,在酒店的房间了狠狠的打了她一顿。范颖也不以为意,说是我总会找她的。果不其然,隔了两天,又发作了。我只得找上门求范颖给我一点……再这么下去,这戏就没法拍了,我没法正常工作量了……就这样,我之前攒出来的那点钱,没两月就花完了……我怀疑,在彩凤跟我一样的人还有不少,赚回来的钱都被范颖那贱人这么弄走了。”

    林雨桐心里一叹,这都不是钱的事。这是把一个好好的人给彻底毁了。

    戒|毒真不是那么容易戒掉的。要是容易,这du品也就没那么可拍了。多少人都是戒了又复发,反反复复。不是不知道这东西的危害,可就是管不住。多少人都选择自残,可见其痛苦程度。

    “去国外找一家戒|毒所。”林雨桐给她意见,“那里没有认识你的人,戒了吧。拍戏什么时候不行?您这么下去,这一辈子就算是完蛋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就是有再大的成就只身上这一个污点,你就是爬的再高,也得摔下来。”

    “我知道!我知道。”黄依然又打哈欠,“可我也得能支撑到国外吧。给我点钱吧,我以后还你。”说着,哀求的看先朱广斌,“给我钱吧。给我一点就行。”她难受的又浑身扭动,“要不我跟你睡,只要你给钱,你要怎么样都行。我跟你相好咱们还没睡过呢,我叫你睡好不好?”

    朱广斌闭上眼睛,手都抖了。以前多要强的一个人,不管是野心也罢什么也好,至少自尊自重。一个du就把人变成了这个样子。叫人情何以堪。

    林雨桐想着是不是还是过去再把人打晕,门铃就响了,苗苗跑过去开门,就见林博带着高涵进来了。

    “爸……”

    “姑父……”

    林雨桐和朱广斌同时叫了一声,林博进来一脚就揣在朱广斌屁股上,“这种事叫桐桐做什么?你不会给我打电话,不会给你姑姑打电话。什么脏的臭的都往你妹妹面前摆,能指望你什么。”

    朱广斌一个踉跄,到底不敢犟嘴。

    林博瞪了林雨桐一眼,“你就是傻大胆。”他喘着气,擦了一把头上的汗,“韩新在外面等着呢,你带着苗苗先回去。这里爸爸处理,你别掺和。”

    林雨桐看着样子,自己要坚持他肯定急眼。就只得起身拿包,拉着苗苗就走,“您也小心点。”

    两人从房间出去,就听见林博道:“你还不出去?打算留下来干什么?”

    然后朱广斌一头汗的就出来了。又连忙对着林雨桐作揖,“这会是我不对,不该把你拉进来。”然后又给苗苗赔礼,“还耽搁你的时间了。”

    正说话呢,走廊那边过来好几个大小伙子,看来是朱广斌的同学。相互打了招呼,又有人问黄依然呢?朱广斌只得说先走了。

    林雨桐留他跟同学一起,自己跟苗苗从酒店出来。韩新开了车门,两人上了车,苗苗才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虽然说那个黄什么的有点那个,但是这事上她是真的挺无辜的,就因为挣得多,有钱,所以就有人对她下手,我看那范颖该枪毙!”

    枪毙十回都不过分。

    苗苗低声道:“你应该劝着你表哥点,叫他以后离那个谁远点……我不是吃醋或是其他什么原因,我是认真的!那谁现在是还没回过神来,等回过神来,她这个吸毒的了。范颖需要钱,就从她这样的人身上赚,她需要钱迟早都会朝周围的人下手的,把跟她有关系的人拉下水,给她提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