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8章 娥姐幸福攻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二妹姐瞪大了眼震惊道,“什么?你还没追到人?你妾身未名就为人家不要命啦?你有本事啊你陈小生!”

    陈小生摸摸鼻子,嘀咕道:“那时候都是本能反应嘛。”

    “哦,本能反应!你可真伟大啊,回头我就给你大哥上柱香,告诉他我们家出了一个大英雄!”二妹姐说完又笑起来,取笑道,“哈,你陈小生也有今天,喜欢人家很久了吧?这么长时间都追不到太丢脸了你!也不知道是谁,当初号称警界未来之光,枪神啊,美女环绕都不屑一顾,现在?呵,那些个大美女全都结婚嫁人生孩子了吧,就连当初那个爱你爱的要死的julie上个月都嫁人了,你呢,成了个——胖子!”

    陈小生直起身子,晃了晃手指,“呐呐呐,大家都是胖子,何苦伤害同类?这种话你第一次说我就原谅你,下次再提小心我告诉大哥啊!再说大家都是成熟的人,要懂得欣赏内在美你说对不对?那些人爱喜欢谁就喜欢谁好啦,我只喜欢素娥嘛,只要素娥欣赏我就好。”

    他端正的理了理衣领,摸了下头发,做出一副很有型的样子。二妹姐“切”了一声,摆摆手就躺在了沙发上,“素娥欣赏不欣赏我就不知道,不过我看刘老板高高大大的,长得英俊帅气又对素娥和家乐关心得很,你啊,想追到人还是做梦比较快,行了行了赶紧睡吧,你不累我还累呢,我睡了,有事叫我。”

    二妹姐说完就翻身冲里面睡了,让陈小生想反驳都没机会。他拿过旁边的玻璃杯当镜子照了照,小声嘀咕道:“长得帅了不起吗?关键时刻还不是怂了,顶个屁用!”

    他轻哼一声也躺下睡觉,可是脑子里总反复想到刘志成跟苏雪云告白那件事。同样是追求者,人家刘老板开着豪车穿着西装笑容满面的跟苏雪云告白,他呢?满身血污,自以为要死了,凄惨绝望的交待遗言……

    真是越想越羞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陈小生一把扯过被子蒙在头上,结果不小心扯到伤处,最终抱着膝盖保持个诡异的姿势睡了过去。

    二妹姐给陈小生守夜,陈三元给苏雪云守夜,这一晚他们四个都睡得不错,第二天一早医生来给陈小生检查的时候还惊奇道:“居然没发炎?恢复力很不错啊!”

    他身边的年轻男人疑惑的皱起眉,“可是师父,这不太对吧?旧伤复发还加了新伤,那么重不可能不发炎的,那不是成奇迹了吗?”

    二妹姐瞪着他怒道:“你怎么说话的?我们小生的腿好好的,你干嘛咒他?难不成恢复的好还有错了?”

    年轻男人连忙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真的。”

    苏雪云和陈三元进屋看到他,发现这个年轻男人正是昨天在救护车上搞出乌龙的那位。陈三元奇怪的道:“咦?怎么你还在啊?你这样真的能当医生吗?”

    年轻男人似乎有些沮丧,又有些释然,淡笑道:“我已经不是这里的医生了,昨天的事对不起,幸好没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我想我真的不适合这一行,所以我辞职了。”

    医生已经给陈小生检查完毕,闻言叹道:“昨天是这小子第一天来上班,正好医院太忙找不到人手,我就让他跟着去接人了,我想着到时候有我检查,他只是帮把手不会有问题,结果没想到臭小子多嘴把病人吓到了,真是对不起。”

    陈三元和苏雪云对视一眼,双手插在口袋里耸肩说道:“其实我也没有一定要你辞职的意思,但是医生嘛,弄错病人的情况很危险的,呃,或许你可以再回学校好好学一下再来当医生?”

    医生当即说道:“就是,我也是这么说的,学了七年的医学难道就这么放弃了?”

    年轻男人摇摇头,笑说:“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当初学医也是因为家里,现在我想通了,这一行不比其他,性命攸关容不得半点疏忽,我确实不适合,不应该强求。没关系,不做医生我可以做别的,师父,你需要我帮忙的时候我还可以帮你整理论文,一样可以为医学界做贡献。”他又看向陈三元,问了句,“对了,我叫齐伟松,你叫什么名字?”

    陈三元愣了下,回道:“我叫陈三元,干嘛?”

    齐伟松笑说:“哦没什么,我就是想认识认识,毕竟你是第一个说要揍我的女生,后来我才知道你是警察。陈三元……”他眼睛一亮,“我想起来了,你上过电视,是全港第一个开枪的女警对不对?我妈和我姐都很崇拜你呢!”

    二妹姐听到有人崇拜自己的女儿,顿时将之前那点不快丢一边去了,上前笑问:“真的啊?你家里人崇拜三元?”

    齐伟松便说起了他在家时都听到过什么关于陈三元的“传奇故事”,而二妹姐则是高兴的将陈三元夸了又夸,两人聊得投契,旁听的陈三元却觉得脸上发烧,好几次想阻止二妹姐说下去都失败了,一时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的要命。

    苏雪云看的好笑,坐到床边拿了个苹果一边削皮一边听他们八卦。削完一个她顺手递给陈小生,陈小生顿时惊喜道:“给我的?”

    苏雪云笑说:“对啊,这是齐先生拿来的吧?尝尝好不好吃,怎么说也是给你赔礼道歉的水果。”说完她又削了一个自己吃。

    陈小生有些不舍的看了看苹果,慢慢咬了一小口,笑道:“好吃,你亲手给我削的苹果怎么会不好吃?这是我吃过的最甜的苹果,像抹了蜜一样。”

    苏雪云扑哧一笑,“苹果上抹蜜还能吃吗?”

    陈小生立即点头,“能啊!这是独一无二的苹果,我要留着做成标本保存起来,放在我的秘密仓库里做纪念。”

    苏雪云看了一眼他手中缺了一口的苹果,一下就想起将来流行到爆的那款手机,忍不住笑起来,“你还挺潮的,看来这个苹果会是你军械库里的第一个异类,能和那么多珍藏在一起,也算这苹果的荣幸了。”

    陈小生不明所以的低头摸了摸衣服,“哪里潮?没潮啊……”

    苏雪云又笑起来,陈小生不知道将来的发展当然不明白她在笑什么,不过看到苏雪云开心,他也不自觉的跟着笑了起来,看起来更像一只加菲猫了,喜庆的可以直接摆门口招财。

    程峰他们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病房里喜气洋洋的,莲蓬夸张的“哇”了一声,说道:“要不是陈sir和娥姐身上的病号服太显眼,我还以为走错地方了。你们这是伤患吗?看着比参加婚礼都高兴啊。”

    陈小生小心的把苹果放进抽屉,拉好被子笑道:“伤患什么样啊?本来受伤就够倒霉的了,再不笑笑容易得抑郁症啊。”

    莲蓬竖了个拇指,“陈sir这话有理,以后我要是受伤也要天天笑!”

    “你少咒自己了。”阿兵哥拍了下他的头,将提来的果篮放到一边,问道,“陈sir,娥姐,你们的伤好点了吗?医生怎么说?”

    苏雪云说:“我的伤轻一点,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养一养没什么的。小生就要多养一阵子了,三个月能好都算快的,不过幸好没什么严重的后果,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二妹姐见他们要聊天,就拿了果篮说要去洗水果,齐伟松自然也很有眼色的告辞,二妹姐还想叫陈三元一起去,三元好不容易解脱了耳朵哪里肯去,说要和同事在一起,急忙跑到了苏雪云旁边坐着。

    阿兵哥叹气道:“幸好你们没事,包大人的弟弟竟然有人格分裂,这么危险他都不把人送到医院里,真是把你们给害惨了。”

    莲蓬一脸的不满,“就是,包大人怎么想的?这次是娥姐身手好躲过一劫,万一包大人他弟弟要对付普通人,哼哼,那咱们就有案子破了。”

    程峰之前一直没说话,这会儿突然看着苏雪云问道:“娥姐,你早就知道鲍国平有人格分裂了吧?那一次你在餐厅和包大人比试,后来私下跟包大人说了什么,他就很紧张的回家了,我问他他也不肯说,是不是那时候你就发现了?为什么鲍国平出事的时候你那么巧会在场?刘志成的口供说你提到了在办案,但是据我所知你那天休假,办什么案?”

    陈小生挑眉道:“程sir,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是来探望呢,欢迎,要是来审犯人……不好意思,门在那里,好走不送!”

    莲蓬不可思议的说道:“程sir,现在是鲍国平在害人,你怎么反倒来质问娥姐?你干什么?”

    程峰摆摆手,歉意的道:“sorry,我不是那个意思,因为鲍国平现在还没有醒,没办法录口供,到底怎么回事也弄不清楚,所以我才想问一问。”

    陈三元垂下眼淡淡的说道:“程sir,我知道你和包大人是好兄弟,很想快点弄清楚案子,但是今早娥姐和小生都做过笔录了,程sir想了解什么的话就去警局看吧,不要影响他们养伤的心情,谢谢。”

    程峰觉得他们有些敏感,无奈的摊摊手,“我没有恶意,那……娥姐,陈sir你们好好休息,我去包大人那边看一看。”

    几个人都没说话,程峰自己走了出去,他站在门口长出口气,感觉自己和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但苏雪云和陈小生那么凑巧的出现本来就很可疑,他也是按照正常程序想了解一下,没想到弄成了这样。

    程峰去了鲍国平的病房,鲍国平脸上手上的伤口都贴着纱布,一边输液另一边摆着心率仪,脸色苍白的不似活人。而鲍顶天头发乱糟糟的,胡子也没刮,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满脸的苦涩和悔意。

    这间病房和陈小生那间病房的对比太强烈,怪不得刚刚他们都觉得走错了房间,正因为这样程峰更觉得奇怪,三个人都滚落山坡,为什么只有鲍国平一个人昏迷不醒,而另外两个已经可以说说笑笑了?

    程峰拍了拍鲍顶天的肩膀,安慰道:“你弟弟一定会醒过来的。”

    鲍顶天扯了扯嘴角,“醒过来干什么呢?坐牢吗?杀人未遂,国平胆子那么小,如果进了监狱他怎么活?我真不知道该希望他醒来还是希望他继续沉睡”

    程峰沉默着,这时候除了陪着鲍顶天,什么事也做不了。鲍顶天没有去看陈小生和苏雪云,不管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现在他弟弟生死未卜是事实,他没办法去替弟弟道歉。如果这次鲍国平死了,他想他还是怨陈小生和苏雪云的。

    而陈小生和苏雪云压根就不在意他去不去,他们在医院住着有三元和二妹姐照顾,没什么不方便的。苏雪云还给陈小生的杯子里放了两次灵泉水,所以他们二人都恢复得很好,医生只能感叹他们当警察的身体素质真好。

    两天后他们再次做了详细的检查,确定没有问题就出院静养了。苏雪云因为身上有伤,自然不用再参加机动部队的任务,上司给她放了假,她便安心在家里养伤,照顾家乐。

    陈小生还不能走动,在家里只能坐轮椅,他还真的把那个苹果做成了标本,封在透明盒子里摆在了机械库最中间最显眼的位置。陈三元看到忍不住吐槽道:“你至不至于这样啊?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少女心?”

    陈小生摆摆手道:“你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我这不叫少女心,这叫珍惜,这可是素娥送我的第一个礼物,她亲手削的!”

    陈三元呵呵两声,“娥姐还开过你的车呢,你要不要把你的车珍藏起来啊?”

    陈小生一愣,装作认真思考的样子,说道:“嗯……可以考虑一下。”

    陈三元顿时丢了个抱枕过去,“考虑个大头鬼啊,真受不了你!你就这样追娥姐?娥姐会把你当变态的!”

    陈小生抱着抱枕摇头叹道:“你也知道我没追过女生啊,我真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送花吃饭看电影?可是我现在这副样子能做什么?”他又拿过手机摆弄了一下,失望的道,“之前我给素娥打电话,她好像有事,就说等一下回过来。但是到现在还没打给我,不知道是不是忘了。”

    陈三元实在受不了他这么痴汉的样子,说道:“你要追人先要把自己包装一下吧。你看看你像只加菲猫一样,娥姐喜欢的是她前夫那样身材匀称长相俊俏的嘛。”

    陈小生嘀咕道:“那个小白脸能干什么啊,就会骗素娥背着她偷吃,俊俏又怎么样!”他歪靠在沙发上垂下眼叹了口气,“你以为我不想帅气吗?我有什么办法。”

    陈三元沉默了一下,忽然看到垃圾桶里的药瓶,惊道:“你把止痛药扔掉干什么?我记得这是刚领回来的药,你打算不吃了?那你的腿怎么办?你受不了的!”

    陈小生不说话,陈三元气道:“拜托你啊小生,是你自己说的做人要重视内在美嘛,你现在干什么?你这些年都是吃这种药的,就算……就算有副作用会掉一点头发,也没有很离谱啊,你突然把药停了你的腿受不了的!”

    陈小生笑了笑,说道:“那我以前自己一个人无所谓,现在我想追素娥,她那么优秀,我要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