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7章 娥姐幸福攻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陈小生从地上爬起来,跪坐在地上想去扶苏雪云,可伸出的手却顿在了半空中,不敢碰她,“素娥,你怎么样?哪里痛,你告诉我啊……”天太黑了,他根本看不清苏雪云的表情,只能半趴在地上焦急的询问,生怕害她伤痛加重。

    苏雪云睁大了眼看着他凄惨的样子,动了动嘴唇,声音不像刚刚那样虚弱了,“我没事,只是皮外伤而已。”

    “真的?”陈小生猛地握住她的手长出口气,庆幸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不过这种事说不准的,要赶快去医院看一下,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陈小生说完一下子把她扶起来背在了背上,起身就走,苏雪云吓了一跳,急忙说:“小生,你快放我下来,你受伤了不能背我走山路的,我们想办法通知别人吧。”

    陈小生摇摇头,咬牙稳稳的往前走去,“我没看到别人,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哪,联系他们还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素娥,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把你送到医院的,我这点伤根本不算什么。”

    苏雪云沉默了一下,她的视力比常人好,能清楚的看见陈小生满身的脏污和血迹,尤其是双手和膝盖,伤得非常严重。而现在陈小生的额头上就在不停的冒冷汗,明显是在强忍着痛苦。她叹了口气,忽然觉得自己这次计划很失败,考虑的太不全面了,她低声说道:“你不用这样的,我……我可以自己走,放我下来吧。”

    陈小生紧盯着地面,避过坑坑洼洼的地方,口中说道:“素娥,我知道你很坚强,很厉害,从来不愿意麻烦别人,但是……”他深吸一口气,声音里透着掩藏不住的担忧,“你刚刚被炸弹震伤晕了这么久,虚弱的连呼救都做不到,你说我怎么能放心让你自己走?万一牵扯到什么伤怎么办?就这一次,让我送你去医院好不好?我一个大男人受点伤无所谓的,养几天就好了,别担心。”

    除了查案的时候,苏雪云从来没见过这么认真正经的陈小生,她觉得这一次陈小生和之前不一样了。之前她还能感觉到陈小生的感情不够坚定,所以从来没把他的暗恋放在心上,但这一次她却发现陈小生已经坚定了。就像所有漂浮的东西都沉淀了下来,有了破除万难的决心和执着。

    这和原本她想的不一样,因为原剧里陈小生是个很正常的人,伤过心,失过恋,放下过去之后还能开始新的感情。毕竟这世上为了一段失败的感情守到死去的人凤毛麟角,通常都是有极特殊的理由才会如此。正因为这样,所以之前陈小生暗恋她又没有表白,她就没理会,她以为时间会让他放下这段感情转而爱上别人,根本没考虑过这方面的事。可是没想到一环扣一环的事却阴差阳错的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也改变了他对一些事的看法,竟然在不知不觉间让他坚定了这份感情。

    千万年来追求苏雪云的人很多,对她好的人很多,可她动心的时候极少,大部分都拒绝了。对方要真心真意只是一个前提而已,所以她也不可能因为这一点就考虑谁,感情是一种缘分,也是一种相处之后才能发现的感觉,强求不得,只能说,因为陈小生的转变,她开始正视他的感情而已。

    这些年遇到的人,除了穷凶极恶和她讨厌的人,她都没有在最开始就坚决的答应谁或否定谁,一切都是顺其自然。动心了她会认真对待自己的心意,没感觉她就会拒绝。这么长的时间,她学会的最大一个道理就是世事无常,谁也不能预言将来的事,自然只能顺从自己的心意生活下去,无论什么事,时间都会给出答案,而她从来不勉强自己做任何事。

    但是不管怎么样,陈小生因为担心她而弄成这样,她就不能理所当然的享受这种付出。毕竟他们之前是在合作,如果不是她突然自己一个人躲起来解决问题,也不会弄成这样。苏雪云拍了拍陈小生的肩膀,声音中已经没有了一点虚弱的意思,“小生,我感觉现在好多了,真的,你放我下来吧,我们可以搀扶着走。要不然你因为我而受伤我会不安心的。”

    陈小生听出她言语中的认真,停下脚步将她靠着树放了下来,转身仔细打量了她一番,担忧道:“你真的可以?千万别逞能啊,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

    “可以。”苏雪云快速绕着他走了一圈,说道,“你看,我一点事都没有,比你还好一点。”

    陈小生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个笑容,“那就好,那我们走吧,赶紧到医院去做个全身检查。”

    “好,我来扶你,你感觉怎么样?”苏雪云扶住陈小生的时候,不着痕迹的给他把了把脉,顿时心里一沉,这伤如果让医院治的话,很可能他以后走路就有点跛了。

    陈小生忙摆摆手,笑说:“我没事的素娥,山路不好走你小心一点,不用管我的。”

    “不行,你现在受伤了,我不放心。走吧,有什么不舒服的就告诉我,我们休息一下再走。”苏雪云看看周围,黑漆漆的一点光亮都没有,便问道:“你刚刚一个人都没看到吗?”

    陈小生摇头道:“好像听到一点喊声,但是声音很小,山下这么大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找,而且夜里这么黑,他们又要从旁边下来,可能还没找到这边。”

    苏雪云闻言便将外套扯成一条一条的绑在沿路的树枝上,“幸好衣服破破烂烂的,方便留个记号。”

    陈小生这才想起问一下翁文成的事,“那个混蛋怎么样了?死了没有?”

    苏雪云说道:“他被震伤了头,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会怎么样还要等医生检查之后才能确定,总之比我严重太多了。”

    陈小生咬牙切齿的道:“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种人怎么不炸死他!”

    苏雪云笑说:“他不死也好不了多少了,好了我们不管他,等一下遇到人叫人去找他就好了。”

    两人互相搀扶着向前走去,陈小生看她确实不像有什么事的样子,终于放下心也不再拒绝苏雪云扶着他了。夜里山下很冷,陈小生将破了几处的外套给苏雪云披在身上,忍着膝盖的疼痛一直跟着苏雪云的速度,想在最短的时间内上山去医院。

    好在他们才走十分钟就碰到了赶来搜救的陈三元,陈三元激动的用手电来回摆动,远远的就喊道:“娥姐,小生,你们怎么样?”

    苏雪云扬声道:“三元,我们还好,没事的。”

    “你们小心点,我马上过来。”陈三元边喊边跑了过来,看到他们还能走路,顿时庆幸道,“还好你们没事啊,我听到他们说炸弹爆炸了不知道有多怕,快去医院检查一下。”

    她一手扶住一个往前走,走了两步又停下问道:“那个人渣呢?炸死他没有?”

    苏雪云说道:“虽然没炸死,但说不定变成植物人了吧,挺严重的,等一下叫师兄弟们去找他吧,我做了记号。”

    陈三元有些不甘心,甚至想干脆冲过去杀了翁文成算了!但她重生一次不是给人渣陪葬的,她是警察,她不能做这种事。陈三元深吸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暴躁,关心道:“你们哪里受了伤?还能继续走吗?要不然你们等在这里,我去叫莲蓬和阿兵哥他们。”

    “他们都来了啊,其实我现在没什么事了,我们一起扶小生好了,他的腿好像有点严重。”苏雪云走到陈小生的另一边,和陈三元一起扶着他往前走。

    陈三元忙说道:“小生你怎么样?我背你吧!”

    陈小生有些僵硬的说:“不用,我可以走的,我哪有那么没用?”

    “这种时候逞什么能。”苏雪云说了一句,却也没劝他,只是默默的传了一点灵力进他体内帮他温养膝盖的伤,令伤口不会再恶化。

    陈小生在苏雪云面前这么弱势,心里一阵赧然,尴尬的说:“不好意思啊,本来我是想帮你的,没想到反而成了拖累。”

    苏雪云轻笑一声,“什么拖累?不过是扶着你走一段路,哪有那么严重?比起你不顾安危下山救我来说,这点事根本不算什么,你别多想了。”

    陈小生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腿,下定决心回去就找最好的医生把膝盖治好,起码让自己能更好一些。

    三人又往前走了一段,遇到了莲蓬和阿兵哥他们,苏雪云将手里的布条拿出来,告诉他们鲍国平昏迷的方向,鲍顶天说了句“对不起”立刻跑了过去,程峰关心他们两句也带着警员跟了上去。

    陈小生大概是看到苏雪云和陈三元终于安全了,撑着他的那股劲儿也瞬间散去,膝盖一软差点摔倒在地,阿兵哥忙背起他往回赶,陈三元在确定苏雪云没事之后,也扶着她快速上山。

    大家都受过训练,又有手电筒照明,没过多久就上山了。山上等着的急救人员忙为他们做了简单的检查和包扎,刚检查完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鲍顶天背着鲍国平冲了过来。

    鲍国平明显伤势最重,两位医生便过去为他检查,急救后把基本伤势症状记录在本上,安排两辆急救车立即出发。

    苏雪云和陈小生在一辆急救车里,还有陈三元和一位年轻的医生。年轻医生见陈小生脸色惨白,冷汗直冒便说建议给他打一个镇痛针。

    苏雪云眉头皱了下,觉得这人不怎么靠谱,问道:“医生,我朋友他怎么样?现在打了镇痛针,等一下到医院检查的时候还能有应激反应吗?能不能让他坚持一下?”

    年轻医生被反驳了有些不高兴,但似乎没什么底气,不但没有直接回答苏雪云,反而还把刚刚那位医生记录的病历本给拿出来翻看。苏雪云和陈三元对视一眼,神情都有些微妙。

    陈三元问道:“医生,那辆车上的医生是你师父啊?”

    年轻医生抬头诧异的道:“你怎么知道?”

    随口一问的陈三元愣了下,只好说:“我看你刚刚对他比较尊敬,对了,你师父在病历本上写了什么?我叔叔的情况严不严重?他的腿没事吧?”

    年轻医生盯着病历本上的字,有些不解的皱眉念道:“重创……生命迹象渐弱……昏迷急救……伤口可能感染……有七成几率死亡……”

    苏雪云、小生和三元都瞪大了眼,陈小生忍不住道:“医生,你说什么?你说我伤口感染快死了?”

    他之前喊坏了嗓子,声音很哑,加上剧痛让他看上去很虚弱,伤势又很凄惨,还真是很像垂危的样子。年轻医生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刚刚是我师父替你检查的,他是教授级别,不会看错的。你……你如果有什么话赶紧说吧。”

    陈小生和陈三元都不愿意相信,可他们又不懂医术,看到医生这么认真的神情,都有些慌了。陈三元抓着头发道:“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不可能发生这种事啊!”

    陈小生则是愣了半晌,从不可置信到将信将疑,又因为头晕几乎要昏迷过去而认命的相信了年轻医生。他断断续续的开口道:“三元……照顾好你妈和你妹妹……我知道你行的……也……也照顾好你自己……”

    “你住口!你不可能有事的,不要说这些!”陈三元转身揪住年轻医生的领子,气道,“你个庸医一定是弄错了,你胡说八道什么?”

    苏雪云忍不住道:“其实应该不是……”

    “你会不会说话?谁是庸医了?”年轻医生炸了一般的喝道,正好打断了苏雪云的话,他本来是有点怀疑,想要给陈小生检查一下,可被陈三元这么质问就不乐意了,立马反驳道,“我师父的判断绝对不会有错的,你才胡说八道!”

    “你!你信不信我揍你!”陈三元气坏了,心里也怕得很,如果她重生可能会害到家人,那她宁愿不要重生啊!

    这时陈小生已经没心思管他们的事了,他的头很沉,眼皮很重,感觉很快就会昏迷过去,想到刚才医生说的昏迷急救,他就一阵心慌,急忙拉住了苏雪云的手,用最后一点力气说:“素娥……素娥我喜欢你……”

    苏雪云怔住,完全没想到他会突然表白。陈小生眼神有些悲伤,看着她仿佛想将她的模样刻在灵魂深处,他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无力的道:“可惜我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素娥,如果……如果遇到合适的人……我希望他能让你快乐……素娥,我好不甘心,我真的很喜欢你……我还没有追求你……我……”

    他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睛,手也随之滑落下去,完全陷入了昏迷。苏雪云下意识抓住了他滑下去的手,因为陈小生话中浓厚的感情和绝望,她几乎以为他真的死去了。

    陈三元惊道:“小生!”

    苏雪云回过神忙拉住她,安抚道:“三元你冷静点,这里面肯定有误会,如果小生有生命危险,刚刚医生检查的时候不可能不说。”

    年轻医生若有所思的道:“你的意思是……”

    苏雪云的视线落在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