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6章 娥姐幸福攻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翁文成抱着头,狠狠的瞪着苏雪云,脸上布满了冷汗,青筋直冒!他咬牙切齿的吼道:“你害我!”

    苏雪云后退一步,随手拿起了桌上的圣经,翻开念了一段,淡淡道:“你看,我只是在救赎你,你怎么不领情呢?”

    苏雪云对翁文成微微一笑,翁文成却感觉看到了魔鬼!他凶狠的扑过去,只想杀了这个企图抹杀他的狗屁医生,却一下子撞到沙发扶手整个人都砸在了茶几上!

    “哗啦”一声茶几应声而碎,几片玻璃插.进翁文成的皮肤,瞬间令他惨叫出声。

    陈小生听到声音心里一惊,急忙上前敲门,“苏医生?苏医生你怎么样?”

    苏雪云绕过翁文成给陈小生开了门,不意外的问道:“你是陈sir?素娥跟我说过你会在暗中保护,没想到真的在,谢谢你。”

    陈小生对她点点头,总觉得她的眼睛很熟悉,下意识的多看了一眼才皱眉道:“苏医生,发生什么事了?”他走进门看到身上几处染血的翁文成有些惊讶,“这是……”

    苏雪云走到角落里将香料熄灭,口中解释道:“我在为他治疗,翁文成和鲍国平这两个人格发生了冲突,他不小心砸碎了茶几就变成这样了。”苏雪云转身看着陈小生耸耸肩,“他刚刚确实想伤害我,不过人格冲突的时候会头痛欲裂,就算他意志力强大其实也做不了什么,陈sir不用太担心。”

    陈小生了解的点点头,观察了翁文成半晌,忍不住问了句,“他能治好吗?现在这样会有什么后果?”

    “可以,刚刚我刺激了他,他的人格不断冲突下去会令翁文成的人格逐渐崩溃进而消散。不过需要一点时间,毕竟他已经患病多年非常严重。”苏雪云刚刚真正的为鲍国平治疗,对他的情况已经有了切实的了解,不止是心理层面,还有大脑区域的问题,如果是别人当然治不了这种病,但是她可以。

    陈小生松了口气,多少放心了些。这时翁文成抱着头不停的撞向地板,想要缓解剧烈的疼痛,结果力气越来越弱,最终昏迷了过去。陈小生上前将他拎到一边的空地上,把几片玻璃碎片给拔了出来。其实翁文成伤的并不重,顶多就是点皮外伤,养几天就好了,要不然苏雪云和陈小生也不可能在旁边看着他直到昏迷。

    现在的翁文成其实是思绪混乱不堪的,昏迷了还好一些,就像是大脑的自动修复。陈小生用苏雪云提来的医药箱给翁文成处理了一下伤口,叹气道:“希望能尽快把他治好,我看他有害人的倾向,治好了就不会随时危害到其他人了。麻烦你了,苏医生。”

    苏雪云笑说:“没关系,我和素娥是朋友,翁文成要对素娥不利,我帮忙是应该的。”

    陈小生动作一顿,忽然觉得自己情敌有点多啊,而且一个比一个优秀,他一想到自己费了这么多天的劲还不如苏医生这几个小时的成效大,顿时心塞不已。

    苏雪云发现他好像情绪一下子低落了,有些不解的问道:“陈sir,你没什么吧?”

    “哦,没什么。”陈小生洗干净手,坐到苏雪云对面,不怎么甘心的赞道,“苏医生真有本事,这个人很危险,素娥最近工作忙又要照顾家乐,我怕她会在疏忽的时候被翁文成下手,所以还请苏医生能加快一些治疗速度。如果有什么我能帮的上忙的请尽管说,我一定会尽力配合。”

    苏雪云愣了下,点点头说道:“我也会尽力的,对了,刚刚翁文成神志不清并没有看到你,你还是先走吧,我联系他的家人把他接回去,最好不要让他们知道你也参与了这件事,不然会复杂很多。”

    “好,我明白,我会在暗中盯着他。”陈小生确定翁文成失去了行动力就重新隐藏在暗处。

    苏雪云则联系了鲍顶天让他接人,鲍顶天到的很快,他一看见弟弟浑身是血昏迷在地板上就赤红了眼,厉声质问苏雪云发生了什么事,苏雪云早有准备,拿出治疗时的监控录像给鲍顶天看,中间是快进过去的,鲍顶天并没有看出苏雪云在说些什么,但从翁文成狰狞的表情和动作却看出了他在假装杀人,随后开始自相矛盾受了很大刺激,然后自己不小心摔倒受伤。

    录像到这里戛然而止,没有录到陈小生的部分,苏雪云不疾不徐的说道:“鲍先生,我是在为你弟弟治疗,当初你同意让你弟弟见心理医生的时候就该知道治疗过程不是那么美好的,怎么现在心疼弟弟了?可你要知道,你弟弟有残暴倾向,你先在的心疼很可能会造成无辜的伤亡,希望你能配合我让你弟弟接受治疗。”

    鲍顶天面对这样的监控无话可说,他疲惫的抹了把脸,“我该怎么做?”

    “很简单,你只要正视你弟弟的病情,真正负起责任就好。”

    鲍顶天将弟弟背走送去医院,这次醒过来的是鲍国平,他一看到鲍顶天就崩溃大哭,恐惧又自责,“哥,我怎么办?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我拼命的想抢回身体,可是,可是我控制不了他!”

    鲍国平用力抓着自己的头发,絮絮叨叨的说:“自从你跟我说我有另一个人格之后,我就一直很害怕,一直提心吊胆,然后……然后我就感觉到了文成,原来文成一直和我一起长大,这么多年一直在我身边保护我,可是他变得很强势,我觉得他说的好像是对的,又好像不对,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也控制不了他,直到这一次……那个医生说了很多,哥,我觉得苏医生说的也是对的,哥,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我怎么办……”

    鲍顶天眼中含泪,在这一刻终于体会到追悔莫及的感觉。他一把抱住鲍国平,哽咽的安抚道:“没事,不会有事的,国平别怕。”

    鲍国平懦弱胆小,他怕的要命,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想治好,却又有点怕苏医生,他已经完全陷入了混乱之中,有时候真恨不得自己去死就一了百了了,可恨他懦弱的连自杀都不敢。

    鲍顶天不止要照顾他,还要照顾骨折的老妈,所以在鲍国平睡着之后就洗把脸去了鲍母的病房。谁知他才刚走,病床上的人就睁开了眼,翁文成换上衣服,阴冷的笑了一声,“国平,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我保护你这么多年,你居然想我死?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这就去杀个贱女人让你成为杀人凶手!到时候有牢一起做,我们谁也不比谁好过!”

    翁文成戴上帽子低头挡住了大半张脸,脚步匆匆的离开了医院。陈小生正给二妹姐打电话,刚准备回家就看见了翁文成,他表情一变,立刻跟了上去。

    这会儿还不算太晚,正是家乐放学的时候。苏雪云今天难得有时间,便亲自到学校门口去等家乐放学,刚好刘志成也来了,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刘志成找过苏雪云几次,但没一次能把她约出来的,有些无奈,“朱小姐似乎工作很忙。”

    苏雪云点点头,“我刚调换了新部门,是比较忙一点,上升期是这样的。不好意思,关于浩飞的事没能帮上忙,其实我觉得刘先生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浩飞的老师帮忙,她更了解浩飞的情况,家乐有事我也是问她的。”

    “嗯,我会记得的。”刘志成因为总见不到苏雪云,追求没有任何进展,所以这次好不容易见了面干脆不再采取温和的攻势,而是十分明显的问道:“朱小姐对未来有什么打算?家乐还小,有没有想过再婚让孩子有个完整的家庭?”

    苏雪云淡淡笑道:“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现在的生活也很好,没什么改变的必要。”

    刘志成笑道:“其实有个完整的家庭真的很重要,孩子能有一个更好的成长空间,老实说,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对你的印象就很深刻。之后接触下来更对你有了很大的好感,不知道朱小姐能不能考虑一下我?我没有不良嗜好,而且很顾家,我是真的有诚意想和你组成一个温馨的家庭。”

    苏雪云表情僵了下,说道:“多谢刘先生的欣赏,不过……我们其实认识没多久,对彼此也不了解,说这些太突然了,而且……我其实是慢热型的,我觉得我们应该不太合适。”

    刘志成耸耸肩笑道:“我懂你的意思,你是说感情是要培养的,不应该太早决定什么,我理解。我只是想先跟你表达一下我的想法,我是真心追求你的,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大家可以先从朋友做起,慢慢了解,如果最后你还是觉得我不合适,那我们就当多了一个朋友也不错。”

    “额……”苏雪云想了想,斟酌的说,“刘先生,做朋友当然没问题,不过,你想组建家庭的话,我真的不合适,我觉得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比较好……”

    刘志成摆摆手,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朱小姐你先别急着拒绝,我们都不是十几岁的小孩子了,也都不会相信什么一见钟情的童话故事。没有哪两个人是一见面就能确定合不合适的,有一句话叫做‘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那怎么也要互相了解磨合一阵子才能确定是否合适对不对?不管什么感情都是这个道理,问题就在于你肯不肯给一个了解的机会。朱小姐,我追求你,不管你最后接不接受都不会损失什么的,不要这么快拒绝我好吗?”

    “刘先生……”苏雪云还要说什么,却看见二妹姐走了过来,她诧异道,“二妹姐,今天不是说好我接家乐直接回家的吗?”

    二妹姐叹道:“唉,我在家里呆着就惦记家乐,你不知道,我现在一天看不见家乐就想得慌。欸,刘先生也在啊?接儿子放学啊?”

    刘志成点点头,有二妹姐在,他们也不方便继续刚才的话,便和二妹姐闲聊起来。二妹姐抱怨道:“素娥你今天下班早,我还想着大家一起聚聚,谁知道刚才给小生打电话,他都答应的好好的了突然又说有急事,你说你们一个两个的怎么都喜欢当警察,辛苦的要命,动不动还要受伤,像刘先生这样坐办公室多好啊,作息稳定,工作又气派。”

    刘志成客气了两句,苏雪云却敏感的道:“小生突然有急事?”

    “是啊,我听他电话那边好像挺吵的还有急救车的声音,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我还没说完他就挂了,哼,还以为他腿上受过伤会老实点,结果还不是一样!”二妹姐虽然嘴里抱怨,但神情看着还是有几分担心,每次小生或三元有任务,她都要提心吊胆的直到他们平安回家为止。

    苏雪云微微皱眉,有急救车很可能是医院,突然有急事……她深吸了一口气,直觉是翁文成出了问题!不过有陈小生盯着她也不太担心,正好校门开了,家乐很快就跑出来,她便暂时将这件事放在一边,先接家乐回家。

    刘志成看他们要走,忙道:“我开了车过来,顺路送你们回去吧。”

    苏雪云摇头道:“不用麻烦刘先生了,我们叫计程车很方便的。”

    刘志成笑道:“大家朋友一场,这有什么麻烦的,快上车吧,先送二妹姐再送你们回家。”

    苏雪云笑了一下,左右不过是坐一次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便和二妹姐一起带着家乐上车了。他们的车子发动之后,后面一辆出租车无视想要打车的人,缓缓跟在了他们后面,然后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车子又跟上了出租车。

    陈小生拿出手机看了看,皱眉丢到一边,什么时候没电不好,偏偏这时候没电,想通知苏雪云一声都不行。他紧盯着翁文成的出租车,不着痕迹的混在车流里,生怕一错眼就跟丢了。他有些犹豫,刘志成的车里有两个孩子,他在想要不要干脆把翁文成先截住,可是这样一来他们的计划就泡汤了,也没有证据对翁文成做什么,事情更加无法控制。

    等红灯的时候,刘志成接到了爸妈的电话,说在附近一个茶馆,要带浩飞去拜访一位钢琴老师,让他把人送过去。刘志成看了一下位置,发现距离很近,便先将浩飞送去交给了他爸妈。苏雪云已经发现了后面有车跟踪,忙说突然想起警局有点事,拜托二妹姐先将家乐带回陈家。二妹姐又是一阵念叨让她小心一点,苏雪云亲眼看着他们坐上计程车走了。

    苏雪云和陈小生都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孩子不在,做事就方便了很多。陈小生对苏雪云更多了一些欣赏,能这么敏锐的发现敌人,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而且苏雪云还没露出破绽,翁文成仍然默默的停在路边等着跟踪,这次可能就是最好的机会。

    该治病治病,该抓人抓人,说到底,翁文成和鲍国平都不是无辜的人,他们所做的也不过是为了让这两个人格不再有机会害死别人。

    苏雪云招了下手,翁文成压低帽子,开着计程车缓缓停在了她旁边。苏雪云正要上车,忽然被刘志成叫住,“朱小姐,我送你吧。”

    苏雪云忙说,“不用了,我做计程车就好,不麻烦你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