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4章 娥姐幸福攻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翁文成走上前看着苏雪云彬彬有礼的笑道:“娥姐你好,刚刚在病房里不方便跟你打招呼,重新介绍一下,我叫翁文成。”说着他就伸出手要和苏雪云握手。

    苏雪云手一松,小镜子便掉到了地上,她忙弯腰去捡,正好避开了翁文成的手,然后仔细检查着镜子笑起来,“幸好没坏,我昨天刚买的。”她把小镜子收进包里,这才对翁文成淡淡的笑道,“你好。”

    鲍顶天一把拉住翁文成,咬着牙斥道:“你住嘴!你想干什么?!”

    翁文成将手插|进口袋里,耸耸肩笑道:“大哥,怕什么?你不是说我的事就是娥姐先发现的吗,那我介绍一下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他看向苏雪云,很友好很亲近似的说道,“真没想到第一个发现我的人竟然是娥姐你,刚好你还是我大哥的同时,真是有缘。”

    苏雪云笑着摇摇头,“只是凑巧罢了。”

    翁文成又说,“我听大哥说他在警局的时候和你有些误会,娥姐你不要介意,我大哥其实人很好很有责任心的,就是脾气差了点。今天你能来看望我妈,想来也不会再怪我大哥了对不对?要是他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我替他向你道歉。”

    苏雪云微微挑眉,随口说道:“不用了,刚刚包大人已经跟我道过歉了,大家都是同事,以后合作的话不会有问题的。对了,翁……文成是吧?你和鲍国平的性格差距还挺大的,你这样真的没事吗?要不要……找个大夫帮忙看看?我有认识的心理医生,可以推荐给你。”

    翁文成脸色一变,很快又恢复笑容,说道:“我想不用了,谢谢。其实我只是多了个人格,不是什么病,不影响生活的。”说完他突然又改变了主意,觉得正好可以接近苏雪云,忙说,“不过我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发生变化,要是能多了解一些这方面的知识也不错。娥姐你人这么好,认识的心理医生肯定也很可靠,不知道你现在有时间吗?我们去喝杯茶好好聊一聊可以吗?会不会太耽误你时间?”

    苏雪云勾起唇角,笑说:“不会,如果真能帮到你我也很高兴,这样包大人和伯母都能放心些。”

    翁文成点点头,心里却想鲍顶天和鲍母放不放心关苏雪云什么事?女人就是喜欢在男人面前装出贤良淑德的样子。他推了推眼镜,看着苏雪云明显打扮过的样子,心里冷哼,要是真让苏雪云来照顾鲍母,说不定两天就厌烦了,女人没一个好东西!

    心里似乎隐隐有声音在反驳,鲍母就是好女人,是把他们兄弟拉扯大的好女人。

    翁文成当即嘲讽回去:她好?那她怎么不给你治病?她还不是怕别人说她儿子有精神病太丢脸才故意说成鬼上身?不过是个自私的女人!

    心底那股挣扎缩了回去,翁文成满意的笑道:“多谢娥姐,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鲍顶天瞪着眼睛看向翁文成,不敢相信翁文成竟愿意看病!他这几天是切实体会到了翁文成性格的恶劣,我行我素似乎什么也不放在眼里,那天划破手臂的狠劲儿和不在乎真是把他吓到了,可现在翁文成竟然要看病?!病好了翁文成不就“死”了吗?

    他看着苏雪云和翁文成要走,下意识的跟了上去,翁文成却停下脚步笑说:“大哥,你不是说要给老妈熬汤喝?你不用担心我,娥姐是警察,我跟娥姐在一起不会出事的。对吧娥姐?”

    苏雪云点头笑道:“放心吧包大人,我会照顾你弟弟的。”

    鲍顶天愣了下,直觉让翁文成单独去不是什么好事,可是他又想不到有哪里不对,如果苏雪云真有心理医生推荐的话,这也算好事。所以他犹豫了一下就说,“那好,多谢你啊娥姐,有什么事就打电话通知我。”

    “知道了,你快回去照顾伯母吧。”苏雪云态度很友好的点了下头。

    鲍顶天又不放心的看了翁文成两眼才转身回去,陈小生往旁边避了避,压低帽子跟上了苏雪云他们。他有些看不明白苏雪云在做什么了,就算苏雪云觉得他推测的不对,那也不至于对他们兄弟这么友好,毕竟之前都有点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了。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苏雪云和翁文成单独在一起,陈小生浑身都警惕起来,紧紧跟着他们,生怕一错眼会发生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

    他也说不清为什么这么反感翁文成,但他头一次直觉这么强烈的感觉一个人很危险,他宁肯每天盯着累一点也不敢有稍许放松。

    可是他这样的关心却让苏雪云有点头疼了,因为只要陈小生跟着,她就不能随便对翁文成做什么,太容易被发现异常了。苏雪云一边跟翁文成闲聊一边琢磨到底怎么样才能一劳永逸,现在翁文成身边有鲍顶天和陈小生,她自己身边又有了解剧情的陈三元,还真是不能随便动手,要是鲍国平突然正常了,三元会相信吗?三元肯定觉得他是装的,然后一直紧盯着他,这样的结局只会把三元绑住,逼入死胡同。

    苏雪云想到最后觉得只能跟陈小生联手了,暗着来不行干脆明着来算了!

    翁文成像一个绅士一样同苏雪云聊天,苏雪云凭空塑造了一个像英雄一样的心理医生,维护正义,爱打抱不平,最会替病人着想等等,正是鲍国平内心最崇拜的那种人。

    翁文成本来并不感兴趣,但听了这些果然渐渐被苏雪云所虚构的人物吸引,很想认识这位心理医生,并且下意识觉得这位医生肯定会理解他帮助他,不可能像其他愚蠢的医生一样非要治疗他。翁文成还从来没遇到过能够理解他的人,他很孤独,很需要有个志同道合的人,居然有些迫切的追问起这位心理医生的情况。

    苏雪云喝了口茶,唇边浮现一抹微不可见的笑意,她刚刚一直看着翁文成的眼睛,说话的时候其实是用了一点心里催眠的手段。对翁文成这样心理坚定的人,她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把他催眠,但是影响他的一些情绪还是可以的。这不,翁文成已经对可能存在的“偶像”期待起来了。

    苏雪云又说了些医生朋友的英雄事迹,吊足了翁文成的胃口之后才和他约好下次见面的时间,保证会把医生朋友介绍给他。当然,她也没忘了适时的展现自己和医生朋友的亲近关系,蓝颜知己那种。

    翁文成表面热情的道谢,心里则燃起浓浓杀机。那位医生那么正义那么英勇,怎么能被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玷污?苏雪云的话更加坚定了翁文成想要杀她的决心,不过明面上他却对苏雪云越发亲近,这样的关系被别人看到,以后苏雪云出事才不会怀疑到他身上,因为他没有杀人动机。

    翁文成自以为毫无破绽,心情不错的和苏雪云道别分开。而苏雪云则是站在茶馆门口装作打电话的样子,等翁文成走后便返回茶馆径自走到了陈小生面前敲了敲桌子。

    陈小生有些尴尬的放下挡脸的报纸,摘下帽子笑了笑,“额,娥姐……坐……”他不太自在的往四周看了看,笑问,“娥姐你喝什么?”

    苏雪云坐到他对面双手环胸的看着他,似笑非笑道:“你说呢?”

    陈小生知道自己被拆穿了,认命的低下头小声道:“对不起啊娥姐,我不是喜欢跟踪人的变态狂,我,我也不是故意想跟踪你……不是,我……我就是担心翁文成对你不利,没别的意思,你千万别误会啊。”

    苏雪云挑挑眉,说道:“我听三元说你最近请了假,你该不会一直在跟踪翁文成吧?”

    陈小生立时抬头去看她,不知道她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只好斟酌的道:“那我是警察嘛,我怀疑他会犯罪可是又没有什么证据,只好先跟着他看看情况了。你知道的他身份特殊,是重案组包大人的弟弟,我也不太方便随便跟他们说这些。”

    苏雪云知道他说的只是次要理由,主要理由肯定是因为怕她有危险,不过她也没拆穿他,直接起身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出去说。”

    “哦,好。”陈小生忙拿起帽子叫服务员结账,然后跟苏雪云一起去停车场拿车。

    到了车上之后,苏雪云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我相信你的推测,翁文成这个人格很危险,他确实有问题。”

    陈小生一愣,不解的看着她问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

    “你是说我明知道他有问题还和他走得近?”苏雪云见陈小生点了下头,便解释道,“有句话叫做‘不入虎**焉得虎子’,就像你说的,我也是警察,我觉得他会犯罪当然有义务注意他。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最可能的犯罪对象是我,那由我来接近他就最适合不过了。”

    陈小生脸色大变,不自觉的坐直了身子焦急道:“你想引蛇出洞做诱饵?你开什么玩笑!太危险了!他有病的,精神病啊!他有问题我可以一直盯着他,你不要管了,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咳,家乐怎么办?你想过没有?”

    苏雪云敛起笑容,正色道:“所有问题我都想过了,而且想的很清楚,所以……我已经决定了。”

    “你!”陈小生头痛不已,又没有合适的身份去阻止她,这时候他突然很痛恨自己和苏雪云这种不远不近的关系,想关心她都没那个立场!他看出苏雪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当即抹了把脸,冷静下来认真的看着苏雪云,“你打算怎么做?我可以在暗中配合你,素娥,这件事太危险了,不管怎么样,我不会让你单独行动的,我怕你出事。”

    苏雪云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看到他眼底藏着的感情,她转过头沉默了一下,说道:“警局里还有很多事要做,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必须速战速决。我认识一位心理医生,刚刚我故意按照翁文成喜欢的性格去描述那位医生,他果然很感兴趣,催着我把医生介绍给他。到时候我会让我朋友假装理解他、赞同他,尽量取得他的信任,然后引导他说出更多的真实想法,找到切入口悄悄的为他治疗。翁文成有人赞同的话,很可能会很快做出行动,比如对付我,所以我要多制造一些独自外出的机会,你盯着他不要让他伤害别人,尤其是三元,你一定要瞒着她,不然她说不定会跑去找翁文成,更容易出事。”

    陈小生点点头,“这个我知道,你放心,我让二妹姐多关照一下三元的感情问题,她就没时间想别的了。”

    苏雪云忍不住笑了一下,想到三元重生又要再面对一次老妈的相亲催婚*,不由的有些同情她了。不过这样也好,二妹姐就是个自带欢乐效果的人,虽然唠唠叨叨的对很多事都不赞同,但是从来没真正阻止过任何事,也没真正和家人闹过矛盾,在二妹姐周围的人都能感觉到温馨和关怀。如果三元有二妹姐关照,那肯定能转移三元的注意力,冲淡翁文成对她的影响,倒也是件好事,所以苏雪云没什么姐妹爱的完全赞同了陈小生的提议。

    陈小生继续说道:“我想办法弄个追踪器,你带在身上,以防意外。还要准备防身的武器,最好有一件防弹衣……你稍微拖延两天,我很快把东西备齐给你。”

    “啊?不用了吧……”苏雪云觉得什么也没她自己的身手保险。

    陈小生严肃的道:“一定要的,最好能确保万无一失,唉,可惜我不是女人,要不然这件事可以由我去做。”

    苏雪云虽然知道他在关心自己,但还是不小心笑出了声,“哪有男人会像你这么想的?你太紧张了,其实没问题的,我在警队的训练又不是白训的,再说你不是在暗中支援吗?不过我们说好了,这件事真的不能告诉其他人,如果翁文成像我们猜测的那样犯法才能报警。”

    “我明白。”陈小生看着苏雪云一点也不紧张的样子真是心乱如麻,当诱饵当成苏雪云这样也算前无古人了,他不禁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胆子变小了?不然怎么苏雪云这个诱饵都不紧张,他在旁边反而怕的要命?

    不过他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既然这是苏雪云的决定,他会用尽全力的支持她。

    当晚陈小生就跟几个朋友订购了锋利的匕首和一把掌心|雷女士手|枪,还有超薄的防弹衣和纽扣状的跟踪器。全都是最新型号的,弄来的渠道非常不容易,整整花掉了他三年的薪水。不过他没有一点心疼的感觉,只遗憾为什么没有更新型的装备。

    他还没想好要不要跟苏雪云表白就遇到了这种事,现在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可能让苏雪云一个人置身危险之中的,其他的事可以以后再说,但现在他不管会不会泄露自己的心思,说什么都要尽所有努力去保全苏雪云,别的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在等待东西到手的时候,他也没忘了继续跟踪翁文成,这时他却发现了一件事,翁文成常常在饭后去一个健身区的角落坐着,刚开始他不知道是为什么,这两天却看到健身区有一对男女偶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