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3章 娥姐幸福攻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苏雪云看了眼袋子,又看向陈小生,笑说:“嗯……你是说防晒那些吗?我也听说了机动部队很辛苦,那些东西我都买了,不如……”

    “不如你留着慢慢用吧,都是女人用的东西,我留着也用不到啊对不对,额,三元她一向不喜欢用这些东西了你知道的,收着吧。”陈小生打断她的话,眼神里多了几分忐忑,好不容易有个真心喜欢的人,会不会连关心她的机会都没有?

    苏雪云觉得再推辞下去就太尴尬了,毕竟人家什么都没表示,只是朋友之间的关心,她要是拒绝的太明显反倒显得很别扭。于是她笑着接过袋子,客气道:“谢谢你小生,三元有你这么好的叔叔真幸福,连我这个朋友都跟着受惠呢,你放心,我会照顾三元的。”

    陈小生一愣,想说自己不是因为三元才对她好的,但是这句话终究不能说出口,他只是点点头笑道:“那谢谢你了,大家朋友一场,换了部门要是有什么事记得找我。”

    “好,那我先进去了。”苏雪云下车对他摆了摆手,发现他脸色不太好,应该是睡眠不足休息不好,不过她也没说什么,转身走向了陈三元那边。

    陈小生在车里一直看着她的背影走进门口消失不见,然后又坐了半晌才有些失落的开车去警局上班。他一夜没休息,早上又开车去了好几个地方,严格来说现在应该算疲劳驾驶,不过他毅力一向比别人强,稳稳的开着车子直到警局也没出什么问题。

    陈小生心里有些混乱,既想不顾一切的去追求苏雪云,又觉得自己的膝盖有伤,也许给不了她幸福。他从来不是个自卑的人,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一个很低的位置上,但是面对苏雪云的时候,莫名的他就有一种苏雪云会越来越耀眼的预感。

    如果苏雪云只是一个寻常的女警或者主妇,他想他不会犹豫的,可是苏雪云从发现老公出轨开始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才几个月的时间而已,哪里还是当初那个只求安稳的家庭主妇?现在的苏雪云,他敢说绝对是警界最有潜力的警员,近几年风头正盛的程峰根本比不上,这样的苏雪云能看上他吗?

    陈小生走到转弯处,一不留神便和另一边走来的人撞了一下,他抬起头,瞬间收起所有的思绪,状似不经意的问:“包大人,急匆匆的发生什么事了?”

    鲍顶天眼睛有些红,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直接绕过他焦急的跑了出去。很快莲蓬和阿兵哥就追了过来,到门口四处张望,看到陈小生便问:“陈sir,有没有看到包大人?”

    陈小生点点头,指了个方向说道:“我看见他开车往那边去了。什么事啊?用不用帮忙?”

    阿兵哥有些担心的道:“包大人刚接到电话说他妈进医院了,好像是在家里摔了一跤轻微骨折。”

    莲蓬抱怨了一句,“不是说他弟弟在家吗?怎么照顾老人的?”

    阿兵哥叹了口气,摇摇头说:“算了,包大人家里的事我们也不清楚,下班后一起去医院看看吧。”

    陈小生眯起眼看着鲍顶天离去的方向沉思,鲍国平肯定又变成翁文成了,而且还没照顾老太太,导致老太太骨折,也有可能是翁文成打了老太太。他不愿意把人想那么坏,但是翁文成那天看苏雪云的眼神实在太恶劣了,让他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陈小生从警多年,是很相信这种直觉预感的,偏偏苏雪云不肯听他的,不相信翁文成有可疑。现在苏雪云和他不在一起上班,平时见不到,他实在不放心。想了想,他决定用自己的方法去保护苏雪云。

    莲蓬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疑惑道:“陈sir?没事吧?看你脸色不大好啊。”

    陈小生回过神笑道:“可能早上没吃饭有点低血糖,怎么样,你们吃了没?要不要一起?我请。”

    “好啊,正好没吃早饭,吃过饭努力工作,下班了就去看看包大人那边怎么样。”莲蓬一口应了,他是不会拒绝别人请客的,而鲍顶天那边,虽然他这阵子是对鲍顶天有点看不上,但到底同事这么久了,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

    陈小生请他们两个吃了顿丰盛的早餐,因为点的多,自然也吃的慢了些。而吃饭的时候,他就不着痕迹的跟两人打听了许多鲍国平的事和鲍顶天家里的情况。同事之间八卦流传的最快了,虽然陈小生有些疑惑怎么他们都不知道鲍国平小时候得精神病的事,但想着也许三元是从别人那听来的,便也没多嘴,只是将莲蓬和阿兵哥所知道的都给套了出来。

    饭后他回办公室,开口便问道:“peter,最近我们手头有没有什么案子?”

    r看着报纸头也不抬的道:“没有啊,咱们是军械啊,一有咱们事就是大案,哪来的那么多,怎么了?”

    陈小生说道:“我最近有点事打算请个假,既然没事的话,那正好,我等一下就先走了。”

    r吃惊的抬起头问道:“请假?什么事啊兄弟?”说着他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扔下报纸起身围着陈小生转了一圈,一边打量他一边摸着下巴道,“说起来你脸色真的很差啊,昨晚去做贼了?你突然请假不会是身体不舒服吧,到底怎么了说来听听啊,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呢。”

    陈小生拿起报纸扣在他脸上,说道:“聒噪,你好好当差吧你,我反正有事,不一定几天才回来,这里的事你看着办吧,我去打请假报告。”

    r见状急忙跟着他进了办公室,正色道,“喂,你来真的?哪有人请大假的?虽然平时没什么走私之类的,但是有枪杀案还是要你去鉴定子弹枪械的啊,喂喂喂,你别打报告啊我告诉你,没你不行的,我一个人不行啊。”

    陈小生看他一眼,说道:“拜托你出去了好不好,别打扰我打报告了。我是请假又不是辞职,干脆这样,要是发生案子你就call我,我会马上赶过来做鉴定的,不过没事你记得千万别找我,这样总行了吧?”

    “行倒是行……”peter见陈小生已经将报告打出来了,也知道多说无用,而且陈小生又有些严肃的样子,明显是有重要的事,他也不好阻拦。他叹了口气,摇摇头道,“说好了只是一阵子啊,时间太久不行的,你可是咱们组的精英。”

    陈小生检查了一遍报告起身道:“行了,太久的话不用你说警局就该开除我了,我有分寸的。走了。”

    “不管什么事都小心一点啊。”peter不太放心的叮嘱了一句。

    陈小生背对着他挥了挥手,把报告递交上去就拿到了假。他平时表现非常好,工作的时候认真负责又一向不请假,现在说有事,上面对他很是宽待。而离开警局之后,陈小生便开车去了医院,楼上楼下走一圈随意问了几句已经大致了解了鲍顶天母亲的情况,她的确是自己摔的不是人为伤害的。

    鲍国平不在警局,所以陈小生又去了鲍家,经过仔细观察发现鲍国平也不在家里。之后他根据打听到的消息又去了几个地方,终于找到了鲍国平,或许该说是翁文成更准确,因为翁文成正在买十字架和蜡烛,仔细观察能发现翁文成的表情中隐隐透着期待和兴奋。

    陈小生藏了起来,开始跟踪翁文成。他虽然膝盖有伤,但是不快速跑动还是没什么事的,而且之前在车里擦了苏雪云送他的药油,现在感觉很舒服,一点都不累,所以他跟踪翁文成一点问题都没有,十分顺利。

    翁文成在原剧中再怎么聪明他也就仗着大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一旦怀疑到他身上,有经验的警察自然有办法盯住他。陈小生看着翁文成买的那些东西,越发感到诡异,正常人谁会买那些东西?干什么用?

    陈小生一直跟踪到下午,期间鲍顶天回来找过翁文成一次,两人吵了起来,鲍顶天气得揪住翁文成的领子怒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妈她那么大岁数了,你既然用了这个身体就得叫她一声妈!她摔倒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啊?你要是不能照顾她就不要在白天出现!”

    翁文成慢条斯理的推开他的手,嘲讽的笑了一声,“我去哪里不关你的事,我什么时候出现更不关你的事。现在你想管弟弟了?你弟弟小的时候你怎么不管?你弟弟被诊出有精神病的时候你怎么不给他治?现在管?呵,晚了。”

    “你!你不要嚣张……”鲍顶天双手握拳,死死的瞪着他说不出话。

    翁文成只是瞥了他一眼就转身离开,独留鲍顶天一个人呆愣在原地。鲍顶天慢慢蹲到地上,忽然抱住头狠狠的捶了自己几下,隐约可以听见哽咽声。

    陈小生在暗处看着瘦了一圈的鲍顶天,无声的叹了口气,对鲍顶天的遭遇有些感慨,可是又觉得鲍顶天家里弄成今天这个样子,真的有他自己很大责任。如果不是鲍顶天随随便便就娶了老婆,如果不是鲍顶天不把女人当回事,怎么可能那么久都没发现自己老婆的异常?再怎么会装也不见得能把本性隐藏的那么好吧?

    说鲍顶天自作自受有点幸灾乐祸的嫌疑了,但是陈小生对他实在同情不起来。眼见鲍顶天只是悲痛懊恼并没有再去找翁文成的意思,陈小生便继续跟踪翁文成。既然苏雪云不会主动避开,那他就盯着翁文成好了,只要翁文成没机会接近苏雪云那自然也就没机会害她。

    等到下班时间之后,陈小生给苏雪云打了个电话,问苏雪云和家乐到没到家,还会不会出去了。知道他们不会再出去,又看到翁文成回了家,他才开车离开。一天一夜没睡觉,他得补个觉才行,他也没忘了跟苏雪云叮嘱几句,让她小心翁文成,注意安全不要随便给人开门。

    苏雪云挂了电话之后有点莫名其妙,甚至怀疑自己白天大概猜错了,就陈小生这样子怎么也不像喜欢她想追她啊,但是特地打电话只问问他们在不在家是什么情况?

    苏雪云想了几秒钟没想明白也就算了,她哄着家乐做作业睡觉,之后才有时间收拾自己。虽然她每天喝灵泉水,皮肤状态很好,但她还是用化妆台上那些瓶瓶罐罐按部就班的做了护肤步骤。不是为了保护皮肤,而是单纯的用这些东西来感受正常的生活。

    穿越这么久,苏雪云发现越是“不正常”的人就越喜欢过正常平凡的生活,难怪以前看那些电视总有一些高人隐世不出,过着特别朴素的日子。她当时还想过,那么厉害的人物就是住皇宫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也匹配得上,为什么动不动就住在谷底吃野菜穿布衣?她从孤儿爬到影后地位的过程中一直都是不理解这种行为的。

    直到她自己成了个“不正常”的人,成了超脱各个世界可以俯瞰剧情的人,成了学会一身本事可以无视规则的人,她才发现“高处不胜寒”这句话竟然是真的!她一个人穿越上万年真的太孤单了,一不小心就会迷失在时间的洪流里,不知道活下去是为了什么。一次次帮着别人去视线别人的愿望真的有意思吗?她本来不是个做尽善事的大好人,最开始只不过是为了活下去才这么做的,可是活了这么久了,“活”这个字对她还有什么吸引力?

    如果一次次替别人活着,然后一次次孤单单转世又孤单单死去,她想象不出这样继续下去有什么意义。就好像玩游戏,打通一个关卡又一个关卡,不停的往下打,没有尽头,还必须不停的玩下去不停的过关,这样的游戏真的有人愿意玩下去吗?换做是谁都会懈怠吧?

    所以像她这样“不正常”的人只好找到一些点,让自己能感觉自己真实的存在,正在快乐幸福的过日子,这样才会对未来还有期待,不至于觉得太枯燥无味。有些人喜欢用奢华糜烂的生活来寻找刺激,有些人喜欢躲在别人找不到的地方享受世外桃源的“仙气儿”,有些人喜欢循环的实现梦想去摆脱过去的遗憾,而苏雪云则喜欢用一切方法让自己和穿越的世界联系起来。

    联系的很深很深,仿佛她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人。她压制修为,禁用许多对这个世界来说比较逆天的能力,平时一直用在现代很正常的手段去生活,不搞特殊化,认真的对待每一份纯粹真心的感情,不管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

    只有这样,她才不会孤单,才不会觉得自己游离在世界之外,才不会觉得自己只是某些人的替身。是的,纵使她现在能力逆天,但她害怕孤独,很讨厌孤独。她最开始就是一个孤儿,她希望有人能对她付出最真心的感情,她也珍惜每一个真正对她好的人。也许别人不能理解,但这是她的人生,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她不是机器人,她有优点,也有缺点,就算活得再久,她也还是那个期待有人能真心对她好的人,是那个爬得越高越懂得珍惜别人的人。

    当初她登上影后宝座还坚持认真对待每一位粉丝,曾经被许多同行的明星嗤之以鼻,说她爱作秀,其实她只是在珍惜每一位粉丝对她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