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章 Scene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根据喵星球的惯例,幼猫长大到12岁就可以举行成人仪式。成人仪式的最大作用是确定幼猫的性|取向,并向周围的猫表明这只猫已经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喵星球的法定结婚年龄是14岁,也就是说成年之后最起码要过两年才可以结婚。为了让年仅两岁半的未来皇夫及时和皇帝陛下成婚,皇家委员会不得不临时修订了《婚姻法》,宣布只要身体发|育完全,对于少数有特殊血统的猫可以适当降低法定结婚年龄到24个月。但是未来皇夫连成人仪式都没举行过,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皇帝陛下总不能和一只未成年猫结婚吧?

    皇家委员会只好暂时放下婚礼的筹备工作,转而将未来皇夫的成人仪式放上议事日程。在喵星球,贵族的成人仪式向来比平民更加隆重,就算是普通的贵族,从一出生家长往往就已经开始准备成人仪式的道具了。轩辕小白不但有侯爵封号更是未来皇夫,按理说他的成人仪式光是准备就要花费半年以上。但这显然和喵星人们越早看到陛下怀孕越好的愿望不符。最后只能一切从简,所有的器具都直接拿皇宫里现成的,就连成人仪式的地点都选在了皇家别苑。

    由于喵星球唯二的两位直系皇族罗曼陛下和金吉莱尔亲王成年已久,皇宫中用来进行成年仪式的道具都有些老旧,大多数是在大轰炸中幸存下来的物品,有些皇家代代相传的古老器具都已经在战争中被毁去了。皇家委员会绞尽脑汁挑选了足足四百件材质不一的道具用作成人仪式上的试炼道具,总算是勉强配得上轩辕小白如今的身份。剩下的问题就是选谁做剪耳者了。

    成人仪式上的剪耳者通常由幼猫的父辈或是师长来担任,但轩辕小白的父母根本不知道在哪儿,也没有什么师长可以在这样大的场面上充当德高望重的剪耳者角色。

    斯芬克斯家族的家主斯芬克斯·拉美西斯倒是很乐意在成人仪式上露露脸,为皇夫修剪出一个完美的耳廓,但这个提议到了御前却被皇帝陛下一口否决了。理由很简单,皇夫的剪耳者绝对不能是个秃头。(无毛猫:t.t)

    斯芬克斯·拉美西斯出局之后,剪耳者的人选再度成为难题。最后还是伊菲尔德侯爵给皇家委员会出了主意,倒不如让皇帝陛下来担任剪耳者,论身份和地位没有哪只猫比皇帝更加崇高,而且皇帝的年龄比皇夫大得多,完全可以担当此任。对此罗曼陛下并没有反对,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皇家委员会的委员长离开皇宫的时候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十分懊悔怎么就没有早些和伊菲尔德侯爵商议此事,侯爵必定是早已洞悉了皇帝的想法才会作此提议。想想也是,经过成人仪式之后剪耳者和刚成年的幼崽之间会建立起一种极为深刻的联系,在古代这种联系意味着刚成年的幼崽必须服从剪耳者的管教,而剪耳者则必须为刚成年的幼崽的某些行为负连带责任。对于皇帝陛下来说恐怕没有比这更好的确立家庭地位的机会了!

    就这样成人仪式的准备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作为当事人的轩辕小白只提出了一个要求——他希望能将从前在深红沼泽认识的同伴瓦尔德接来帝都,参加他的成人仪式。这个小小要求自然是立即就被满足了。这一次斯芬克斯·拉美西斯抢先一步亲自乘坐飞船前往学院星球接人。皇家委员会的委员长和其余他贵族一个个都因为没能抓住这次讨好皇夫的机会懊恼不已。

    另一方面,本来就被轩辕小白选上皇夫这个消息震惊得不轻的瓦尔德在见到特意来接他的飞船后差点想要夺路而逃。虽然那个自称是十二贵族之一的光头猫绞尽脑汁和他套近乎,却也不能打消他心中的疑虑。

    英明伟大的皇帝陛下怎么会选了白当皇夫?白是自愿的吗?他们将来要是吵架,自己到底应该帮谁?理论上说自己和白的关系更加亲近,但陛下却是所有猫的领袖,万一他们要是争执起来该怎么办?还有,白和陛下的孩子到底会更像陛下一点还是更像白一点?瓦尔德紧紧攥着瓶中花,一路上都在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飞船一到帝都,还没等斯芬克斯·拉美西斯下船,宰相弗雷多就亲自到机场迎接未来皇夫的朋友。在十二贵族中身居末位的斯芬克斯家族族长拿老奸巨猾的宰相没有办法,只好任由对方把人接回了宰相府。

    在轩辕小白当选皇夫这件事木已成舟之后,宰相弗雷多的态度就发生了180°的转变。他非但要求列席每次皇家委员会的讨论,将轩辕小白的成人仪式搞得极尽奢华,还四处宣扬他的慧眼识才,当初毫不为难轩辕小白就让他进入了决赛。罗曼陛下对于宰相的惺惺作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听说宰相以好友叙旧为名邀请轩辕小白到宰相府赴宴的消息才微微皱了皱眉。

    “这只老狐狸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不知道。按理说他和白之间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但要说他是出于大公无私反对白成为皇夫,我第一个不相信。这里面一定有鬼!”伊菲尔德侯爵坐在沙发上,两眼中闪过精光,“但他应该不会做出鱼死网破的事来,毕竟要是白在他的府邸中出了什么事,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

    “正是因为想不通他反对的理由所以我才觉得奇怪。”罗曼陛下陷入沉思。

    弗雷多并不是一位强硬派的宰相,他在政治上的表现更像是一位游走在皇帝和贵族之间的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