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6章 暖暖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补偿?

    何须补偿?

    云舒一笑,“顾玄曦,你还不明白么,你本就没有错。”女子幽深的眸光中,是清晰可见的释然,“即便是上一世,你所有的错,不过是……不爱我罢了。”

    不爱一个人,怎么能称得上错呢?暮云舒焚身惨死的上一世,青鼎是暮云梵的,毒火是卫含章的,魔阵是百里衍的……自始至终,顾玄曦,不过是冷眼旁观罢了。

    所以,她恨过百般算计的苏卿羽、恨过暴虐邪肆的百里衍,甚至恨过为虎作伥的卫含章,却独独没有恨过顾玄曦。

    因为,他所有的“错”,不过是无动于衷,不过是不爱而已……

    既然无错,又何须弥补。

    “不过……不爱……”顾玄曦一遍遍低喃,墨眸之中,跃动着一簇火苗,“暮云舒……你就一点都不恨我么?”

    女子摇头,“不恨。”

    哈哈哈哈……

    蓦然间,男子颠狂大笑了起来,白发宛如轻雪,在他身后狂舞。

    霎时间,天寒瀑如同受了惊吓一般,剧烈的暴动了起来。

    她竟然不恨,他知道,自己不配得到她的爱,可是暮云舒,你竟然连恨,你都不屑恨我么!

    他所做的一切,都成了笑话!

    “暮云舒,自始至终,我顾玄曦在你眼中,是否,就同陌路无异!”男子原本清澈的眸子,此刻却如染了墨般,黑的发亮。

    哈哈哈……男子身周,法诀狂舞,天寒瀑下,一片狼藉。

    女子平静的看着发狂的男子。

    不论是墨羽,还是顾玄曦,从来都是清冷而从容的,他们静默得体,他们宛如谪仙……可正是因为这样,他们习惯了压抑性情,习惯了将自己的悲欢悄然掩藏,即便是大悲大喜,他也从来都是狠狠的憋在心中——直到,无法承受,而后皲裂、喷薄……

    这样狠狠发泄一次,很好。

    不知过了多久。

    群魔乱舞的冰雪之中,那袭夺目而热烈的红衣,蓦然拥住了狂乱的立在寒意最中央的男子。

    曾经那样爱过的人,谁又真的忍心,狠心待你?

    女子轻声叹息,刹那之间,啸叫的瀑布恢复平静,冰封的世界,涌动着暖流。

    “玄曦呵……那一世的云舒,曾那样不顾一切的爱你……她又怎么忍心恨你。”

    “玄曦,以后,觉得痛了,要记得喊出来……”

    这一瞬间,顾玄曦本就冰冷的身体,蓦然变得僵硬,甚至连神智,也变得麻木的,却有一些东西,自最深处,不受控制的开始缓缓消融。

    之后的很多年,每当那个青丝如雪的男子,在沧海界遥遥仰望向那九霄之上的辰星,就会想起那个足令他回味一生的怀抱——那个拥抱,那么暖,那么暖。

    是最熨帖的慰藉,也是最好的救赎。

    天寒瀑下,男子静默的立着,直到女子走了很久,才从僵硬中“醒来”。

    男子突然觉得遗憾,因为他很想亲口问她,暮云舒,暮云舒呵,你是否就是……绯云。

    他不敢想像,若暮云舒就是绯云,自己该如何面对她……

    可他又隐隐希望,她们就是同一个人……这么多的纠结。

    可下一刻,他却释然了。

    来日方长,既然他有怀疑,为何不等日后,飞升上去,再亲自问问她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