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3章 玄古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黄发老者一看,没想到玩笑开大了,触碰到他的逆鳞了,这么冷静的一个人竟如此过激,这还了得?黄发老者跃身一躲,跳到了另一块大石上,见他又要冲自己这来,连忙摆手,开口阻止:“诶!停手,老夫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话还没说完,杨仙茅就上前挥拳过去了,黄发老者唯有出手拦接了。“臭小子,你来真的,这是要老夫的命啊。”

    杨仙茅真的要疯了,一想到叶飘飘死了,就止不住自己的拳头,右拳被拦接了,就出左拳,而黄发老者真的后悔开了这么个玩笑,一把老骨头,再打下去,可是要被拆散了。

    好不容易地,黄发老者拦接下他双拳,压制住了,不让他再出手,这才有解释的机会,“她没死,老夫不过开个玩笑罢了。” 此时的杨仙茅哪里听得进去,满满的怒火,不断地挣扎着,想抽出自己被压制的双手。“喂!小子,可有听清我的话,我说,她——没——有——死 ——”这下,黄发老者可是把最后一句吼出来的,总会有效果了吧。

    杨仙茅感觉耳朵有些震耳欲聋的感觉,挣脱开手,再次抡起拳头,说,“我管你死没死。”一语毕,拳头就挥出去了,可在挥出一半后,顿时收住了手,先是震惊,后不确定地问道:“你说,她,没死?”

    黄发老者连忙点头,“对,她没死,老夫我只是骗你的。”呼——老者长吁一声,我的小心脏啊,可是要被吓坏了,以后可不能再开这玩笑了,死臭小子,还说只是朋友,朋友用得着这么激动吗?黄发老者可是再心里骂了杨仙茅几百遍,才平息了自己的不满。

    杨仙茅闻言,先是心里一惊一喜,后又怒火中烧。岂有此理,竟然开这种玩笑。于是,没一个好脸色给老者看,冷冷地看着他,怒道:“快说,她在哪?”

    经此一事,黄发老者也不敢再忽悠他了,万一他又一气之下要与自己决斗,那这老骨头真的就不保了。于是,只好实话告诉他了,“她很好,我可没亏待她,她正在后山的竹屋里休息呢?”老者见他一副怀疑的样子,心里可是恨得咬牙,但还是为了顾全大局,为他指了下方向,隐隐约约能看到竹屋一角。

    这下,杨仙茅倒是信他了,可却丝毫没放下戒备,毕竟,有一些恩怨还没解决。“你,为何如此设计害我?”

    “害你?小子,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这是在磨炼你。”黄发老者听杨仙茅这么说,心里可不乐意了,上前一步,与杨仙茅说起理来。“再说了,我要是想害你,你如今又怎能安然地站在我面前呢?我又何故将她掳走,还好生待着她,我岂不成还没事找事?”较起真来的黄发老者也就老顽童一个,非要与杨仙茅论理论到底了,敢情是你不服我就要说到你服的劲儿。

    杨仙茅何曾不知对方无意要加害自己呢!可是,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平白无故地遭了这么趟罪,搁谁那都不好受。“磨炼?磨炼何须以生命相搏?我若是就此亡了,你心可能安然?”杨仙茅不甘示弱,说话间,语气更是强硬,不容对方反驳。

    “老夫曾认,这是冒险了些,可有老夫在,就绝不会让你出事。”毕竟,我还有求于你。黄发老者在心里默默补了这么一句,但这话可不能说与杨仙茅听,不然,自己不就得拉下老脸去求他吗?

    “可不见得,我若死了,你就不是这番话了。”杨仙茅才不会信这鬼话。

    “小子,你真让老夫头疼,我真实地站在你面前时,说啥你都不信,那我在梦里说的,你咋就信了?”黄发老者右手拍了一下脑门,满脸的苦恼。

    “梦里?梦里你何时与我说些什么?”杨仙茅用一种审视的眼光看着他,脑子快速运转起来,无非就在梦境里打斗时说过几句话而已。

    “你这小子也太没良心了,这么快就忘了,可怜的老夫我啊,还曾为你指点迷津呢!”黄发老者故作悲伤,但眼神里分明就没有一丝悲伤的情感,一看就是戏话而已,不过,倒是提醒了杨仙茅一些事情。

    “你是?哦——你是一开始在我昏迷的时候,进入我梦里,告诉我所处年代的那个人。” 好一会儿,杨仙茅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你,从头至尾,都是你, 起初觉得身形与声音熟悉,只以为是在密洞里、梦境里袭击自己的那人,却不曾想竟是同一人。

    “臭小子,这才想起来,未免也太迟了吧。”黄发老者佯怒,吹胡子瞪眼的,好生滑稽。

    这老头,把自己藏得这么深,现在倒来怪我咯,看来,他该是知道自己的来路,只是,不知他能否有让我回去的办法?这么想来,杨仙茅也就不那么敌对黄发老者了,不过,心里还是多留了个心眼,毕竟无缘无故,对方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地接近自己?“前辈应该知晓我的情况,不知前辈可有让我回去的办法?”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