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9章 心颤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续南明最新章节!

    但老实说,这两个女子让杨河心动,也不知是爱情或只是单纯的身材相貌让他喜欢。

    不过杨河觉得无所谓,爱情这东西不是用嘴喊的,嘴巴上总喊着爱的人其实很幼稚,他在后世也见多了,嘴巴上喊着爱得死去活,然后三个月,半年后就离婚了。

    反而不喊的人大多可以踏踏实实过一辈子。

    杨河觉得,不论有没有爱情,都可以成亲后再培养嘛,反正这时代有爱没爱都要过一辈子,有更好,没有也无所谓了。

    甚至有时过日子,更多还是亲情、责任与利益的混合,爱情这东西并不占主导地位。

    有时候爱,甚至只是荷尔蒙的错误分泌与蒙蔽。

    不过杨河觉得,日久生情,自己与她们还是可以发生感情的。

    现在关键问题有两个。

    大长腿与波涛汹涌是怎么想的。

    细分来说,王琼娥虽是望门寡,但仍然还是阎府的媳妇。

    有夫之妇,杨河是不沾染的。

    这是他的原则,同时也关系到他的仕途名声,所以这大胸脯若有意思,就要先让阎府签“休妻书”或是“放妻书”,这事情不简单,关系到淮安府两个大家族。

    这事情非常麻烦,牵扯到个人的名节,家族与个人的利益。

    一个不好,喜事变丧事,不论杨河或是王琼娥,都必须仔细思量这方面的利弊。

    最大的问题,若这两个女的都有意思,自己该选哪一个为正妻?

    此问题非同小可,关键中的关键。

    后世有三妻四妾的说法,其实那只是春秋时期某国君主的一段佳话,以后历代是没有的。

    一直到明朝的中国都是宗**理社会,“一夫一妻”是婚姻的最基本原则,“诸侯无二嫡”,便是天子诸侯也不能同时娶两个妻。

    清乾隆后期有平妻的说法,但其实并没有得到法律的认可,户律仍认为是妾,除非后娶之人一辈子不回祖宅,不入宗族,否则想认祖归宗,回家就得执妾礼。

    大明更没有平妻的说法,户律硬铁铁规定:“若有妻更娶者,亦杖九十,后娶之妻离异归宗。”

    作为男人的杨河可以很轻松,也可以甜言软语哄骗她们,说你们两个都是平等的,情如姐妹,不分尊卑,就如娥皇女英那样美满。

    以后生下子女,也都是嫡子嫡女,有平等的财产继承权,你们死了,也都拥有列名墓碑与祖宗牌位的权利。

    但世人的眼光是骗不了的,明媒正娶只能有一个,余下一个,只要你不是大妇,管你叫平妻还是叫妾,都会被百姓嘲笑到死。

    在官方的眼中,这个叫平妻的事实上还是妾,永远没有正妻的权力与地位,真以为“同进士”就真的是进士,“如夫人”真的是夫人?这是自欺欺人。

    以后什么朝廷的封赏,官方的待遇,诰命夫人等等都是绝缘。

    特别外人眼光难以忍受,毕竟妾的地位太低了,一人做妾,甚至连累同族的姑娘贬值。

    放在唐宋时期,家里有漂亮小妾,同窗要用他的妾跟你换着玩,你不答应,你就是不厚道,饱受指责。

    所以杨河确实会在家里说,你二人是平等的,都是妻,都可入宗祠,生下子女也都是嫡子嫡女。

    哪个为嫡长子,就看你二人肚皮了。

    但走在外面,她们能否承受这种沉重的心理压力,杨河心中没底。

    而且名面上的正妻肯定要定下一个。

    这定谁,就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了,必须三思而后行。

    莫名其妙来到大明朝,让杨河心动的女子唯有这两个,当然都想收了。

    只是他敏锐的看出来,九爷是不可能让女儿做妾的,钱三娘自己也不愿。

    王琼娥那边同样如此,不论家族或是个人。

    想来想去,只有这个办法了。

    如果这都不行,那只有日后再说了。

    ……

    怀着这心思,杨河带着陈仇敖、钱三娘等人回转“宿迁朝天锅”,今日拜见史可法,有一个很大的收获,那就是宿迁的乡兵也归他管辖,那他就可以玩出很多的花样。

    宿迁这地方很重要,特别关系到年底的清军入寇,所以他打算到自己定下的峒吾山,刘家庄巡检司二地看看。

    当然,那是明天的事,快晚了,他要好好休息。

    从后院回到这个地方,胡就业早迎出来,众人都纷纷下马,李如婉有些心疼的摸摸自己马匹,都是汗,她叫道:“今日真大开眼界,胡主管真亏了,二品的高官,都没机会见到。”

    众人都兴高采烈,胡就业不服气道:“早见过了,某早远远看过了。”

    朝天锅酒楼早为杨河等人准备丰盛的饭食,胡就业殷勤的说,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杨相公可要先沐浴更衣?

    杨河当然要先沐浴更衣,赶了一天的路,汗流浃背,这衣衫湿了干,干了湿,浑身上下,无比的难受。

    胡就业早为杨河准备了歇息的地方,一个雅间,里面已经准备了木桶热水,他的行李马褡子也放在内中。

    为钱三娘、李如婉也准备了房间,二女一间房,各一个小床。

    然后陈仇敖等人有两间,几人挤在一起,就打地铺。

    于是杨河进自己雅间沐浴,钱三娘等女子也是如此,至于陈仇敖等人,就随便在院中洗洗,用冷水冲个凉。

    杨河进屋,内中布置得还不错,此时夕阳透在窗纸上,宽敞明亮,里面摆着一个大桶,仍然热气腾腾。

    杨河慢条斯理洗了一个热水澡,感觉一身的疲惫烟消云散,然后他起身换衣,一身舒服的打扮,飘飘巾,道袍,云头鞋。

    此时读书人喜着道袍,当然不是道士的袍子,只是类似的款式。

    然后他找出一把扇子,却是当日黄承袭“送给他”的折扇,苏州芳风馆出品,沉香为骨,京元纸作面,颇为精致典雅。

    虽然当日杨河殴打了黄承袭,但不代表扇子他就不要,有时出门也会携带,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