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三六章 抓捕逃犯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久久不见牛有道出来,等在宫外的管芳仪和陈伯略有担忧,不知会不会出什么事,然而这是齐国皇宫,两人又不可能闯进去,宫城的城楼上已有修士暗中盯着他们。

    动静从宫门后传来,宫门开出一道,出来了几辆看似普通的马车。

    马车经过时停在了二人边上,窗帘揭开一角,露出牛有道的面容,牛有道在内招呼一声,“上车!”

    二人当即钻进了马车,结果发现车内坐了个身材魁梧的太监。

    一见此人,管芳仪神色都变得小心了不少,这人虽没打过交道,她却是认识的。

    这太监本名叫什么,大多数人已不知晓,只知是齐国大内总管步寻的徒弟,人称步芳,是步寻的心腹,此人出面往往代表的就是步寻。

    管芳仪不由悄悄多看了牛有道两眼,她一直搞不清牛有道和步寻的关系,想当初她就是迫于步寻的威慑不得不从了牛有道。

    马车内寂静无声,只有车轱辘和马蹄声响了一路。

    途中,一辆马车与这几辆马车错身而过后,一路改向,行往偏僻地。

    车内,两名修士陪着两名下人装扮的人,这两名下人正是邵平波和邵三省,然而已绷了皮肤,续了眉形,换了肤色,做了易容,不是非常熟悉的人已经认不出二人。

    安静而偏僻的街头路边,几个小孩正在玩一堆火,围着火堆蹦蹦跳跳。

    马车从飘荡的烟雾中穿过,一路前行,不免闻到火堆里烧出的焦味。

    走了没多远,驾车的马夫忽摇摇欲坠,勒住马车之际,身子一软,倒在了车辕上。

    马车内的两名修士亦瘫软在了车壁,喘着粗气。

    端坐的邵平波略抬了抬下巴,邵三省立刻起身钻出了马车,看了看四周,掀起了车帘有请。

    邵平波起身而出,瘫靠在车壁的一名修士费力地抬起一只手,指着他,“你…你…”

    漠然斜睨了一眼的邵平波淡然道:“多谢二位相送。”

    主仆二人先后下了马车,邵平波踏着月色在街头不疾不徐前行,那抬头挺胸、从容不迫的气度,哪像是个下人,此时此刻依然不失北州大公子的风度。

    没走多远,一条巷子里出来一名黑衣人,对二人做了个请的手势,二人随他拐入巷内,消失在了黑暗中……

    车队畅通无阻地进了外宾馆所,停在了外宾馆所内的僻静处,牛有道等人未下车,自有人去摸情况。

    摸情况的人很快回来,挑开车帘一角,对车内端坐的步芳禀报道:“芳爷,目标不在馆内,据两名留守的三派弟子说,天还未黑时,卫国使馆那边便派了马车来,接了目标去卫馆赴宴,有三派弟子跟随保护。”

    听到前面的话,牛有道已是一惊,闻听后言,略松口气,看向了步芳。

    步芳沉声道:“立刻去探,看宴会什么时候结束,把目标盯住。”

    “是!”窗外应了声,车帘放下了。

    车队随后调头,又出了外宾馆,赶往卫国使馆。

    途中,步芳忽淡淡出声,“目标从卫馆出来后,我会让三派弟子放松对目标的保护。”

    牛有道微微点头,明白他的意思,邵平波毕竟是英王妃的哥哥,这边不会无缘无故妄杀,只能是让邵平波出个意外。

    殊不知,卫国使馆内已出意外。

    宴场内有美姬载歌载舞,在座者推杯换盏,相互遥敬不断,然却有一席空着,少了一个客人。

    少的正是邵平波。

    守在外面的三派弟子不时往里张望,邵平波席间离席小解,去了里面方便处却一直未见再出现。

    时间一长,三派弟子意识到了不对劲。

    一名领头弟子直接带了两人闯进去,顺着宴场周围的场边往里而去。

    里面门口却有一修士拦住了他们,一方要进,一方不让进,惊动了卫使康和。

    “人家职责在身,也是为顾邵公子周全。”康和挥了下手,让这边的修士放行了。

    三派弟子快步入内,找到方便的地方,却发现空空如也,哪里还能看到人的影子……

    车队还未到卫馆,便有人飞奔而来拦车,挑开车窗禀报,“芳爷,目标不见了,卫馆不让搜查……”

    来者把大概的情况讲了下,牛有道一颗心沉了下去。

    还坐什么马车掩饰,马车内的人立刻蹿出,在城中屋顶上飞掠,直奔卫馆。

    抵达后直闯,还没到宴会亭,已听到康和的咆哮声,“这里是卫国使馆,谁敢放肆看看!”

    一回头,见到步芳等人来到,康和立刻指着步芳道:“步公公,你们齐国想干什么?”

    “抓捕逃犯!”不等步芳开口,牛有道已经先声夺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